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买基金三年,没想到已经亏掉了一辆宝马

流氓大叔2023-11-07 10:13:14好文分享

作者 | 肖望

编辑 | 陈弗也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买基金三年,没想到已经亏掉了一辆宝马。” 近日,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基金投资经历时无奈感叹。

“都说鸡蛋不能放在同一只篮子里,我放在那么多篮子里,没想到它们在同一台车上,车翻了。” 另一位网友吐槽道。

类似的帖子,在社交媒体上总能快速引发网友们的共鸣,不少人发帖或在评论区晒出自己的持仓和亏损金额。新能源、光伏、白酒、蓝筹等板块成为被提及的亏损高频词。

随着资本市场持续震荡,热门概念版块纷纷下跌,上证指数一度跌破 3000 点大关,基金自然不能幸免。前两年追星基金经理的年轻人蓦然发现,基金账户已经亏出新高。

与此同时,基金经理们离任也变得比往年更加频繁。其中更是不乏知名基金经理,如诺安基金蔡嵩松、天弘基金王登峰等,还有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如中欧基金葛兰卸任部分在管基金产品 “减负”。

“因为基金经理买的基金,现在他卸任了,基金还在亏损,我怎么办?” 有投资者发问。

多位百亿级明星基金经理离任

作者据 wind 统计,今年以来,已有 269 名公募基金经理离任。其中,多位管理规模在数百亿乃至千亿的明星基金经理卸任在市场引发广泛关注。

9 月 29 日,诺安基金公告称,蔡嵩松因个人原因离任诺安成长、诺安和鑫、诺安积极回报 A,公告中未有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的说明。至此,蔡嵩松卸任诺安全部 5 只在管基金。

在 2019 年出任诺安成长的基金经理后,蔡嵩松押注半导体板块业绩突出,引发年轻投资者追捧,在 2020 年规模从 67 亿元飙升至 328 亿元。但此后又因为板块波动较大,被年轻投资者称 “诺安教会我成长”。

Wind 数据显示,诺安基金 10 月末管理规模为 1736.11 亿元,货币市场型基金为 1133.47 亿元占比达 65.29%。混合型基金及股票型基金共 473.43 亿元。而截至 6 月末,蔡嵩松管理的规模就高达 284.41 亿元,占诺安基金主动管理型基金的过半江山。

蔡嵩松离任后,接管代表产品诺安成长的基金经理是一位投资年限不到一年半的新人。在市场看来,新人基金经理的风格和操盘能力都有待观察。

在蔡嵩松离任前一天,中欧基金旗下明星基金经理葛兰卸任中欧阿尔法 A 和中欧研究精选 A 两只基金,公告称葛兰是基于公司安排,担任其他产品的基金经理。有市场评论称这是为其减负,可以更集中精力在主要产品上。葛兰目前仍在管其代表产品中欧医疗健康和中欧医疗创新,最新管理规模缩水至 638 亿元。

在 2021 年末最高峰时,葛兰在管基金规模一度超过 1100 亿元,是主动管理型基金中在管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众多投资者称其为 “全世界最好的兰兰”,但随后医疗健康板块大幅下跌,社交网络上对其称呼也经历了从 “女神” 到 “大妈” 的两极反转。

今年 4 月,鹏华基金旗下王宗合卸任鹏华匠心精选 A,至此卸任全部在管基金。鹏华称其离任是基于公司安排,但并未显示转任公司什么岗位。

2020 年时,凭借此前消费板块的超额回报以及双料金牛奖,王宗合被鹏华冠以 “国民基金经理” 推向市场,为其发行多只新产品并掌舵拟参与蚂蚁配售的鹏华创新未来混合基金,在公交站、地铁站甚至都有其推广。王宗合管理规模在不到 1 年间从 40 亿元飙升至 554 亿元。

不过,其管理基金却持续跑输大盘及同类基金。以鹏华创新未来为例,其卸任时基金净值已跌去 45%。其卸任后,新任基金经理无力回天,成立至今净值已跌去 60%。在该基金的评论区,有投资者无奈表示,“我一直在等它触底反弹,只是没想到它深不见底。”

此外,被冠以 “余额宝管家” 的王登峰也在今年 9 月初离任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王登峰是余额宝这一现象级产品的首任基金经理,在管规模一度超过 1.37 万亿元。

天弘基金回应,余额宝的投资方向、投资策略没有改变,运作一切正常;王登峰是出于个人原因辞职,不会影响余额宝业绩。

在市场看来,货币市场基金的基金经理变动对业绩影响也相对较小,不及主动管理型的基金经理们个人特质突出。

跳向更高薪的私募公司

近期明星基金经理频繁调整,背后是否有业绩表现和来自市场舆论的压力?尤其像鹏华王宗合和中欧葛兰等,社交媒体上投资者的吐槽尤为激烈。

一位公募基金业内人士苏珊(化名)对作者直言,基金公司一般不会因为基民不满就主动卸任基金经理,更多是内部产品调配给不同基金经理,是一种资源再分配;或者是基金经理离职换新人。而像投资者对基金经理业绩不佳的吐槽声,更多在基金公司的品牌声誉压力。

因为公募基金以管理费收入为主,“规模情结” 在公募基金中普遍存在。

鹏华基金在 2020 年为王宗合大发新基金,其 2021 年和 2022 年在管基金累计亏损超 127 亿元持续跑输大盘之际,却为鹏华赚取管理费近 9 亿元。而中欧基金在医药板块估值处于高位时,并未对葛兰在管基金 “限购”,同时葛兰频繁出镜参加宣传。

在基金业绩大幅跑输市场之际,上述行为备受投资者诟病。

“业绩好了要么内部提拔,要么就奔向薪酬更高机制更灵活的私募。” 苏珊向作者表示,当前基金经理的机制就是这样。也有部分基金经理从中小基金公司跳往更大的公司平台。

2022 年时,另一明星基金经理中欧基金周应波于 3 月 30 日卸任最后一只在管基金。第二天,周应波担任法人、大股东的上海运舟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不过,苏珊还表示,决定基金经理能否升迁的除了投资业绩,更重要的还有规模。而且相较于业绩,基金公司更在意其保有规模。

大幅提升诺安基金管理规模的蔡嵩松并未有晋升消息。此次离任,有业内人士表示,蔡嵩松下一步大概率会奔私。近年来,在公募基金领域表现突出的基金经理,往往会被开出更高薪的私募基金挖走,或创立私募。

2021 年时,网络传言蔡嵩松年终奖高达 7000 万,随后诺安基金否认。不过有业内资深人士对作者表示,其年终奖达千万元是大概率,但考虑到团队稳定,一般会递延发放。

“留住人才的核心还在于激励机制。” 苏珊表示。

一位公募基金高管则对作者表示,个别基金经理押注单边行情,“赌赢了基金经理一鸣惊人、赌输了投资者承担亏损” 这样的怪圈仍不可避免。他表示,投资者在挑选基金经理时,要尽量避免被短期业绩和排名蒙蔽,更应当注重其稳健性和长期表现,是否有社保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者参与可以作为参考指标之一。

新基金卖不动了

前两年追星明星基金经理的年轻人们,如今被基金伤透了心。

作者据 Wind 梳理统计,以两年为维度,在统计的 3125 只基金中,收益率为正的基金仅有 72 只,而亏损幅度超过 30% 的基金高达 1590 只,占比过半,亏损最多的基金在两年间跌幅高达 66.28%。

而根据其持有规模统计,收益率为正的基金规模占比不到 4%。这意味着,过去两年买偏股类基金,不亏本就已经超越了 95% 的投资者。

赚钱效应不佳,被伤透了的投资者愈发偏爱银行存款、“宝宝类” 货币基金、债券型基金、黄金等低风险型产品,而这又带动了市场利率进一步下行。

截至 10 月份,尽管公募基金今年规模新增 1.49 万亿元至 27.24 万亿元,但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规模合计下降 4106 亿元。这意味着投资者会赎回高风险的股票型基金,更青睐低风险、低收益的货币基金和债券型基金。

另一边,新发基金规模不断萎缩,与 2020 年和 2021 年初基金公司大量发行新基金、百亿基金一日售罄的盛况相形见绌。

两年前,热情高涨的投资者将张坤、葛兰等捧上 “千亿顶流基金经理” 的位置,还有年轻投资者为张坤等建立 “全球粉丝后援会”。如今,张坤在管基金规模缩水四成至 764 亿元,葛兰在此次卸任前在管规模从 1100 亿元左右缩水三成至 730 亿元。

买基金三年,没想到已经亏掉了一辆宝马

新发股票型、混合型基金份额降至历史新低,据 wind 数据,作者制图

Wind 数据显示,10 月份新发基金 34 只,份额为 299 亿份。其中股票型基金 15 只,发行份额 27.64 亿份;混合型基金 4 只,发行份额 30.34 亿份。尽管有国庆节假日的因素,但与过去三年的 10 月份相比,以及从平均份额的趋势上看,都显示出机构和投资者情绪低迷。融通中证 1000 指数增强 A、国融光伏主题行业优选 A 等基金发行失败。

与此同时,进入 10 月份以来,上证指数更是接连下挫,“守卫 3000 点” 呼声再起。然而在 10 月 20 日 - 10 月 25 日的交易日间,上证指数还是跌破 3000 点的市场心理防线。

缺乏增量资金将会制约短期市场的上行空间,但公募等增量资金进入,也有赖于经济基本面企稳、政策支持等注入信心。

资深基金投资者方圆(化名)对作者表示,一些基金经理属于 “赛道型选手”,即某一产业主题基金或偏爱特定的产业主题,这类基金经理的业绩就是 “坐时代的电梯,赶上了就涨”,当赛道下行时,神仙也没办法。

苏珊感叹,当前的行情,基金经理投资也很难,当前的业绩也不能完全反映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

谁来接班明星基金经理?

“基金经理跑了,我买的基金还没回本,还要不要继续拿?” 有投资者发问。

方圆表示,其购买基金除了看基金经理之外,还要看赛道,当前行情最重要是选对基金赛道。

苏珊表示,基金经理离任不可避免。对基金公司而言,选择更靠谱、投资能力更强的基金经理接任才能改善投资者体验,提升投研实力才是长远之策。

在今年以来的明星基金经理离任潮中,部分新任基金经理资历过浅、缺乏业绩证明等被投资者广泛吐槽。“原本奔着老将买的,卸任后换了投资年限不到两年的基金经理,这能管好基金吗?” 有投资者不满道,这让投资者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中欧周应波在离任时给投资者的信中提到,接任人选最终由权益投决会主席周蔚文、副主席王培领衔,延续过往 “老将 + 中生代” 的团队管理模式。周蔚文、王培经验丰富,风格稳定;而另 6 位基金经理中有 5 位都是过往和他一起共同管理相关产品的搭档,对这些产品的策略和风格也都非常熟悉。

两年前,天弘基金就已增聘了两位基金经理与王登峰共同管理余额宝。在王登峰离任后,原有团队的基金经理也能实现其管理风格平稳过渡。中欧基金和天弘基金类似的做法也得到了多数投资者的理解和肯定。

某公募基金高管对作者表示,公募基金的人才梯队和投研能力极为重要。团队内部做好 “传帮带”,在大的行业赛道上,则吸引顶级人才加盟。由此才能不惧个别明星基金经理辞职 “奔私”。

“明星基金经理不是一夜之间长成的。” 上述公募基金高管表示,就像一个大家庭里,培养了十多个都很优秀的孩子,不过分依赖单一明星基金经理的光环效应。“把一个公司的存在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才是最大的风险。购买产品除了关注明星基金经理,更重要看其经营管理团队和价值观,这些才能抵御风险。”

来源:棱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