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困住人的不止算法

流氓大叔2023-12-26 13:53:34好文分享

前些天有小伙伴发视频给我,说是在某一线城市市中心的桥洞下面有很多人长时间睡帐篷里面。B 站上也有很多,大家有兴趣去搜一下。

困住人的不止算法  第1张

我说这是疫情期间的新闻吧。那时外卖员不能跨区工作,不然要隔离,所以就买帐篷住。但是看视频时间就是现在,都开始降温了,怎么还有这样的。

稍微一了解,发现也不那么难以理解。在大城市中心工作,租房太贵通勤太远,这么干也正常。

经过了一番了解,发现这里就有个行业 “内幕”,外卖员以自己所在定位接单,必须在这个区域内,才可以接到附近的单子。

要想接单子多费用高,自然要在商圈密集的地方。而且外卖员有不同定位,有的专门做长途单子,有的总是同时接好几个短途,有的喜欢做宵夜。现在干外卖的越来越多,单价单量下降很快。只能延迟工作时间,特别是夜里单子竞争少,而且常有长途高价单子,可能干几票大的,就相当于白天跑一天,毛病是比较冷,天黑危险系数稍微高一些。

但是这种地方,房租也贵得很,大多超出了外卖员的承受力。如果每天来回通勤,就没有休息时间了。

干脆就买个帐篷,等于 24 小时蹲点在市中心,有的外卖员躺在帐篷还刷刷单,要是有好的起来再送一波。

但我印象里快递员的情况不一样,虽然同样辛苦,但是怎么也是有一个工作时间。

正好经常聊的一个小伙伴做了很多年快递,跟他了解了下情况,跟大家说说。

1

快递难干的原因很简单:和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问题一样,都是钱的问题。

近 10 年来,快递单价一直跌,基本没回过头,到现在已经跌了近一半。

单价降低,使得利润越来越薄,想赚钱只能想尽办法降成本,造成整个行业承压。快递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人员成本是大头。一条线上的人,从收件、分拣、运输再到最后派件,每个人都不得不疯狂内卷。想维持收入,只能同比例地增加工作量。

比如原本一单挣 1 元,现在挣 5 毛,想保持收入,工作量就得加一倍。大家既要增加工作时长,还要降低每单的处理时间。

我搜了一下国内主要快递企业的报表。

困住人的不止算法  第2张

我的小伙伴看了一下,笑说还不至于这么惨,行业的实际情况可能还是好一点。不过也没好哪去,因为单价确实在持续降低,已经使得大家压力非常大了。

以他所在的二线城市为例,他给我算了一笔账:普通的一个快递,收件在 2-2.5 元,送件在 1-1.2 元。

为了提高效率,现在大多快递是先送到驿站之类的代收点,驿站大约要收 5 毛,这钱是从快递员的送件收入里面扣的。于是快递员送一单,就只有 5-7 毛收入了。

大件和易损商品,快递费用自然比较高,一单可以顶小件好几个。不过放驿站费用高,客户取件不好拿回家可能会投诉,所以多数时候都会送上门。

当地快递员正常工作量,平均一天送 200-300 个单,收件 30-50。扣除自己买保险、被投诉罚款、负担丢失损坏赔偿。最后每天忙下来,大约收入 200 左右。一个月五六千块。

这个收入看起来还行,但是背后很艰辛,平均每天超过 10 小时的工作,其中很多还是体力活。如果按照小时工资计算,跟便利店打工差不多。此外还得接打大量的电话,尤其接电话,大部分都是催件和投诉,非常内耗。

而单价如此低的主要原因,是多年以来快递行业的竞争方式主要就是 “卷价格”。特别是大量订单的客户,各家快递公司基本把价格打到了极致。

小伙伴你可能觉得奇怪,自己寄一个快递都是 8 元 10 元起步,和上面 2 元多怎么差好多。

这是因为普通人寄件是一种价格,对于商家客户完全是另一套玩法。

他们快递价格低得很,不然网上那么多 9.9 包邮。

快递公司为了客户不断降价,客户也乐得如此。有一些精明的客户,单个的量不够大,就一群客户统一签合同。形成一个联盟,比如非偏远地区全部打包一单多少钱,2 元 3 元都有。

更狠得还有一种包仓,把两个地方每天运力整个打包出去。

最好的货源是那种全小件,就是个塑料袋装的数据线耳机小饰品啥的,又轻又小,10 元以下包邮。这种的单价甚至能打到 1 元以下。

困住人的不止算法  第3张

反正就是想方设法地降单价,如今降到了离谱的地步,不过也没办法,再怎么低还是有人做。

2

快递行业里,大家非常不理解得一点,这么个生意,业内都不怎么赚钱,也都知道不赚钱。但是总是有新人往里面跳,而且跳的都特别猛。

每跳进来一个,自然就要挤占一部分原有市场。而快速占领市场的法子,大家都明白,那就是单价再降低。

后来一看餐饮业,顿时也释然了,餐饮这个行业的盈利情况不会比大 “缅 A” 强太多,但是依旧前赴后继。

比如老快递人眼里最疯狂的 “级兔入局”。

级兔从 2019 开始通过并购获得准入许可,进入国内市场,先是和其他公司合作,等摸清环境开始单干。

级兔当年口号是先亏 1000 亿,打价格战到底。每单亏本一块钱,先干三年,三年不行再三年。到时国内快递除了级兔,只剩顺丰和京东,其他的都洗洗睡吧,连汤都不给你们喝。

低价模式下,很多快递的客户马上开始流失,一问就三个字 ——“去级兔”。随着客户增加,级兔那边单越来越多,其他人的越来越少。

我也曾经看过级兔的宣传视频,介绍级兔扩张速度和方法,极致行为在义乌小商品城。价格被打到一单 8 毛,商家都疯了一样拿单砸过来。

这种方式在业内人士看来真的无法理解,唯一解释就是当年所谓 “互联网思维”,先赔钱扩张,然后占住市场再提价。还有专家出来站台,介绍级兔战略得合理性。并预言,三年之后,全国快递行业只有三种业态三家公司:低价普通单(级兔),高价优质服务单(顺丰),还有自营物流单(京东)。

但很多人并不认可这种说法,这种价格战是不可能一直打下去的,而且并没有真正的意义。早晚会回到正常价格区间,也不信级兔真的豪到拿出 1000 亿砸市场。

后面的事情和大家判断的差不多,级兔渐渐没有了后劲。但是这么一搅合,单价实实在在是降了下来,而且再没有涨的迹象。

所以业内不认为级兔是搅局者,自从 2012 年中通开启价格战开始,快递行业虽然一直喊 “不拼价格拼服务”,但还是拼单价,最后谁也没捞到好。

如今行业内的人都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业务量上不去就想法子压价,价格实在压不下来就缩成本,缩不下去就给人加任务量。最终就是挤出降价空间。

于是快递员工作时间越来越长,每单得服务时间越来越短,服务质量也越来越敷衍。即使如此,收入依然不可避免得降低。压力越来越传递到最基层身上,极致就是最后在城市桥洞下生活。可这种能不能称之为生活,我不敢下结论。

至于单价如何就被压到这样,业内的也说不上来。“反正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中国就是不缺便宜的人,更不缺便宜的公司,似乎永远会有更便宜的报价。”

3

我还了解了很多关于快递员的日常。

每天 6 点多,他们已经来到快递站,开始卸货。就是把快递从车上弄下来,同时进行一个粗分,这个活就要一个多小时。

接着是细分,每人把自己负责区域件分出来。大家按照计划分自己今天要派的件,分好就装车,这又要一个多小时。一般快递车正式出发,已经 9 点左右了。

这就开始了上午的送件工作,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地跑,如果有预约寄件,就顺路或者拐过去拿。上午如果压力不太大,在 12 点左右会回到快递站。吃午饭,取下午要送的件,将上午收的快递放下来。

要是事情多,就买点什么在路边吃了。然后顺路到站里拿下午件,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这些能顺利完成,非常依赖快递员的熟练度,快递也分高手和不太行的,高手们记性好,知道谁家常年有人,谁家直接放快递柜。少走冤枉路,少爬冤枉楼,一天下来差距可就大了。这也决定了某一个快递病了,他的那堆快递立刻就积压了,他的工作往往别人承担不了。

下午的送完时间不一定,有时四五点就忙完了,有时搞到夜里十点甚至 12 点。当日派件完成率最少是要 90%,当天送不完会被罚。

回到快递站,放下收的快递还没完。然后是记录工作,确认各种信息,同时处理投诉。所谓处理只是好听的说法,基本就是通知你罚钱。有些快递员实在不是干这行的料,丢件和投诉太多,一个月下来罚款比工资多,反倒欠了公司钱,打工还钱,过几个月就提桶跑路了。

分拣站的工作相对没有那么复杂,天气差也没啥影响,不用出门没有交通安全的压力,也没啥投诉。如果人不够,就去人力市场招人,经常 80-200 块一天,这个收入跟手速有关,高手一晚上分拣两千多个快递,普通选手可能只有七八百个。这也是个重体力活,一晚上走四万步,经常早上去人力市场招一批,第二天少一大半。

说来也奇怪,2010 年快递业收入 570 亿,现在奔 9000 亿去了,整体规模膨胀了近 20 倍。如今大家都说不好混,只能说是涌入的人数也翻了不止 20 倍,大家赚的都变少了。

其实对于在干过工地和电子厂的小哥来说,快递和外卖绝对比电子厂强太多。我跟不少读者聊过,他们都表示死也不回工厂,工厂的工作干不了也干不动,相对于体力上的压力,精神上尤其受不了。

不过另一个比较惊讶的是,有不少人非常适应工厂的工作,根本不想出来。他们能做到十来个小时就跟睡了似的机械地干那些活,并且感觉一点都不累,你们说说这是不是天赋?

而且我发现他们快递普遍向往去开网约车,尤其羡慕专车,最羡慕的是开 GL8 的那些专车司机,认为他们一单能赚一两百。

这个我很奇怪,因为不止十次听到他们说这个事。不过凑齐专车的装备实在是比较难,需要有驾照,还需要有辆车。大部分人对自己的车技不是太有信心,担心租车上岗赚不回来租车钱,所以还是准备攒钱买车。还有一些想攒钱买个五菱宏光跑运输,晚上就住在车里,连租房钱都省了。

4

写到这里,可能有小伙伴觉得他们一定很苦吧,其实我接触的人那里得到一个很深的感触:

苦不苦,关键是结婚生子没。

如果没结婚,江湖上的说法是:月入三千根本花不完。拼多多 + 快手 + 沙县大酒店,爽的飞起。

最花钱的自然是住,单身的在郊区或者城中村,租个不讲究条件的房间,能放下一张床和几个行李箱就可以了,价格其实并不高。一般北京马驹桥一个十平米的房子,一个月需要 1000 左右,如果只要一个床铺,那 300 就够了。

吃饭的花费,在现代工业的大规模生产能力下,只要不追求彰显地位的附加价值,真的不贵。平日靠沙县大酒店、兰州牛肉面、黄焖鸡这些食物,满足日常生活需要简单的很,也花不了几个钱。

如果想改善伙食了,一个人去饭馆炒个菜,或者买些熟食回屋,配上酒和手机,爽的要死。抖音 B 站都有这种博主,花生猪头肉配啤酒,一边玩游戏一边吃,谁看了都得羡慕。

至于几个朋友或者同事一起吃饭,在桌上聊天吹牛,可以算是顶级享受了。

娱乐方面就更简单了。全球标配的大众娱乐方式:刷视频,看直播和网购,几乎不需要成本就能满足大家的需求。

所谓下了班先看美食博主下饭,从满汉全席到油炸蚂蚱。吃完饭看直播带货,也不图买就当脱口秀看。躺下看小姐姐,大长腿黑长直 cos 服。睡不着就刷手工达人,从拆飞机、修马蹄子到洗地毯。洗地毯这事可能有小伙伴不理解到底有啥好看的,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过上边的这些都有个前提,就是没结婚,结婚了那逻辑就全变了。

一旦结婚组成家庭,各种压力会山一般压在身上。不仅得把钱拿出来养家,还得存起来一部分应急。

当然这还只是开始,后期的花费更是巨量。

最主要的肯定是住房,毕竟没房很难结婚,买了房就得还房贷,每天一睁眼就欠了银行一笔钱。

等有了孩子,这又是一笔巨大得钱和精力的投入。一旦望子成龙,孩子的负担甚至比房子还大,而且会产生一种绝望感,害怕自己一家三代做这个。这不,前段时间还有个新闻,北京一家五口送外卖,还配了很惊悚的一句话,“社会阶层的自我复制”:

困住人的不止算法  第4张

以前这种问题可能没人去想,到了年龄也就结了婚。这几年短视频把这些东西铺的到处都是,以至于很多小年轻甚至完全失去了结婚的欲望,即使结婚也不要孩子。

我这些年认识的年轻快递员很多是两个极端:要么是早早就已经结婚生了孩子,要么是完全看不到结婚的迹象。

这几年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大学生毕业不结婚生孩子,我倒觉得最麻烦的是快递这个阶层放弃生育对未来影响非常大。

尾声:

不准备往下写了,其实并没有想把这事写成诉苦大会,尤其现在很少有行业说自己很轻松,确实没有。

不过我确实希望慢慢人性化起来,当然了,很多问题的本质都是 “成本谁来承担” 的问题。如果给快递涨收入,大概率是消费者来承担,比如每个快递多出两毛钱快递费,快递员收入就能好很多,不至于卷成这样。但是你说会不会其他行业的人大规模涌入快递,又把工资拉下来,我觉得也有可能。

我相信很多人是支持改善快递和外卖生态的,毕竟现在快递、外卖、网约车、自媒体是灵活就业四大主流渠道。

其实大部分自媒体后来做不下去,也去做前三个了。谁又不想自己的后路稍微平坦一些呢,给别人一条路,就是给自己一条路。

来源:九边 微信号:ertoumu893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