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跌宕起伏!那些让你惊掉下巴的张三们

流氓大叔2023-12-28 12:15:39好文分享

跌宕起伏!那些让你惊掉下巴的张三们

@西城大妈:2019 年,一位南京孙总正在为自己的企业寻找一位资深财务经理。孙总的企业规模不算小,共有四百多人,业务蒸蒸日上,流水动辄千万,因此他对财务经理的要求不低,既要有扎实的科班财务知识,又要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而且人品一定要过关。就在他百般挑剔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份令自己眼前一亮的简历。这位求职者名叫索南,本科和硕士都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此前他在上海一家国企工作了八年,不仅 cpa 证书齐全,而且还懂法务知识。孙总觉得这是个人才,决定亲自面试。

这一面试,孙总更满意了:索南在两个小时的面试中,展现出了过人的业务能力,对自己做过的项目侃侃而谈,还谈了不少对公司财务管理和项目管理的看法。他自称是一位富二代,父亲病逝,母亲在南京新街口做奢侈品生意,因此他辞去了上海的工作,想回家陪伴母亲,这才离开原来工作了八年的公司来南京找工作。在孙总看来,这不就是天选财务经理吗?业务过硬、对公司忠诚度很高不怎么跳槽、知识面广、关键还是个大孝子,还有比这更合适的财务吗?当即安排他入职,先从高级专员做起,月薪两万。

索南很高兴的答应了,但是要求暂时不要缴纳社保,因为自己的会计师证书还在原来的公司,此时正是公司准备重组上市的时候,自己的证书拿出来不太方便,因此社保还是原公司交就行。孙总也没多想,一口答应了。人力一看老板都钦点了,更是一路绿灯麻溜办理了入职。

进入公司后,索南果然展现出了非凡的工作能力。他精通财务管理,也懂税务筹划,甚至法务和公文写作也颇有心得。他入职后很快提交了一份详细的财务工作计划,又在两个过亿的跨省项目管理中大放异彩,甚至还自告奋勇主持了两起公司的法律纠纷案件,堪称全能打工人。

不仅业务能力强,索南人缘还特别好。他身上常有一把奔驰钥匙,但他说因为扣分比较多,最近不敢开车了,车一直在上海扔着。办公室主任和他同住新街口,就提出每天接送他上下班,他也不白蹭,每天会给主任带早餐。除此以外,他还帮同事修电脑、写 VBA、恢复数据、修椅子,甚至连保安他也经常递烟,堪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孙总觉得,这样的人才必须想办法留住,万一给别人挖走了我不是损失大了?于是他没多久就直接升索南为财务总监,月薪也升到三万,这在南京怎么都算是非常不错的薪水了。孙总视索南为自己的左膀右臂,逢人就夸,经常和他探讨公司治理的问题,索南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司财务制度改革。

以前孙总的公司和大部分公司一样,实行二级财务复核制度,也就是会计 - 出纳两级。索南提出,要增加一级财务总监审批,也就是他审批。孙总觉得这是提高了资金安全性,就同意了。

2020 年初,疫情肆虐,孙总决定元宵节上班后给湖北捐款表达心意。结果没想到财务告诉他:

公司账上 1900 万都没了。

孙总一下子就疯了,立刻报警。南京警方多方查证,发现除夕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全楼只有索南一个人来过,他先进了监控室,然后监控就关了。根据保安回忆,他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所以警方很自然的把嫌疑目标锁定在了自称和女友在英国度假的索南身上。

孙总不相信索南会做这样的事,但是他也联系不上索南。在警方的坚持下,人力调出了索南提交的学位证书。这时候孙总懵逼了:

证书上的照片,根本不是自己的财务总监索南!

这下孙总终于同意这个人有问题,于是带着警方去索南的工位。但工位上干干净净,就像从来没有人使用过一样,连一根指纹、一根毛发都没有。既没有办公用品,也没有水杯充电器等生活用品。也就是说,现在谁都不知道这大哥的真实身份,这茫茫人海到哪里查呢?

可见干净的工位嫌疑很大(为自己工位的脏乱差辩解)…

孙总觉得,这下资金是凶多吉少了,他为了对湖北的承诺,不得不自掏腰包捐款。与此同时,警方也在紧锣密鼓寻找嫌疑犯下落。他们先调取了公司周围的监控,发现索南在附近一个小区出现过,因此判断他在此处租了房子。经过一顿排查,警察找到了他用 “王某” 身份证租的四十平米小房。

但索南似乎是个保洁达人。在这个房子里,他不要说留下线索了,连毛发都没留下一根,什么牙刷毛巾拖鞋统统没有。整个房子就好像他的工位一样,似乎从没有人踏足。

就在警方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女同事突然想起,索南曾经帮自己修过椅子。在这把椅子上,警方终于提取到一枚完整的指纹。经过数据比对,警方一下就锁定了这枚指纹,属于一个叫詹恩贵的湖北人。他本是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就来了上海打拼。他经常觉得同事们看不起自己,因此在 2006 年,盗窃了一位家境好的同事的 60 万元款项,但是很快被抓入狱,判了五年。

詹恩贵入狱后,深感自己被抓是因为吃了没文化的亏,于是开始了没停点的学习。他学习了许多经济、金融和法律知识,还通过自考拿到了大专学历。由于表现良好,三年就出狱了。出狱后由于有案底,根本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于是他利用自己在灰产打零工的机会,搞了一堆身份信息,并化名 “肖利锐”,伪造了学历信息入职了四川巴中一家建筑工程公司当出纳。他利用自己公司财务工作人员的身份,冒领导签字,撬开柜子盗取财务章及密码等手段,卷走公司账上 700 万现金。之后把这些钱通过各种其他人的身份注册的公司,分到了南充和巴中的一堆皮包公司中,再让其他人帮忙取钱,手法和今天在南京如出一辙。

由于当年的技术限制,加上詹恩贵使用多重假身份来回逃窜,四川警方一直难以破获。直到 2013 年,詹恩贵去办理二代身份证时,被湖南警方发现酷似在逃人员。最终通过全国大搜捕,警察终于从他的一位女友(是的他有很多女友)处获得了线索。最终詹恩贵被判 7 年徒刑。由于案件破获即为艰难,颇有传奇性,《今日说法》栏目还专门出了一期节目,标题是《追捕 “隐形人”》。

这次二进宫,詹恩贵再次痛定思痛,觉得自己掌握的知识还是太少。于是在服刑期间,他又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学习看书。他喜欢看企业管理类的书籍,还学习了注册会计师考试资料,甚至还学习了自考本科课程。由于表现良好,他再次被提前释放。即便释放后,他也花了很多钱和时间学习财务知识,还会去大学听讲座。正是靠着这段时间掌握的知识,他才能在新公司游刃有余。

更神奇的是,詹恩贵为了立住自己富二代的人设,一直宣称自己的母亲在新街口做奢侈品生意,虽然住的地方离公司只有三站地,但是他坚持说自己住在新街口的自家豪宅。为了麻痹同住新街口的办公室主任,不引起怀疑,他每天居然会一大早坐四十分钟地铁到新街口,等着同事来接他…

虽然很奇怪,但是这学习精神和毅力真的有一种奇怪的励志感…

詹恩贵入职时,就让两个深圳萌新大学生注册了好几个皮包公司。他搞到 1900 万后,分批多次把钱转到了这些公司中,然后又让他们帮自己去分批取钱。取了钱后,他用 “吴某” 的身份购买了火车票前往深圳拿钱。

由于 1900 万现金体积过大,詹恩贵想到了兑换成大额外币以减小体积的办法。他白天去罗湖口岸兑换,晚上回到广州住店。他反侦察能力很强,用多个身份证开了好几个房间。好在疫情期间,广州营业的旅馆并不多,路上人也比较少,警方通过他随身装现金的大行李箱,很快锁定了他的特征。但詹恩贵随即又更换了一个城市,还购买了假发和新衣服进行了换装,给侦破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最终在辗转了数个城市后,詹恩贵终于落马,那个装着赃款的大行李箱也被找到。

警察将查获的款项还给孙总后,他算了下发现,由于汇率的波动,这一箱子外币此时兑换出了 1960 万元,也就是比最初还多了 60 万元…

由于这件事过于奇葩,詹恩贵再次上了《今日说法》,这次节目名字叫《再次追捕 “隐形人”》。他也成了这个节目创立到现在的唯一返场嘉宾..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