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辞去公务员后的第三年,重拾铁饭碗

流氓大叔2023-12-30 11:16:46好文分享

辞去公务员后的第三年,重拾铁饭碗

2018 年 6 月的时候,经朋友介绍,我跟青青相识。由于彼此性格相投共同话题很多,我们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处于热恋中的情侣,自然是免不了分享日常生活。

青青那时已经在市委宣传部工作了 2 年。她本科是学新闻学专业的,对宣传报道很有热情,大四下学期,看到家乡公务员省考有宣传岗,想着专业对口,如果考上了,自己的专长也有用武之地,便报了名。幸运的是,她最终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被录取,成了体制内的一员。

刚从学校踏入社会的她,憧憬着在岗位上做出一番成绩。然而,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的日常工作要么是在整理和校对其他单位交上来的各种材料,然后再上报给分管领导,等待领导批示;要么是将上级相关文件或会议材料等传达给其他相关单位,做好政治理论教育和宣传之类。

此外,由于所在单位的特殊性,对工作人员日常工作的约束和要求也达到近乎苛刻的地步。青青那时候不止一次地跟我抱怨,她被那些枯燥的条条框框和领导给的巨大压力给束缚得喘不过气来。

领导是把握部门总体运行方向的,自然不会管那些日常琐事。办公室里就她一个年轻人,两位大姐见她成长起来之后,顺势以 “自己年纪大了新科技新工具不会用,怕影响部门工作运转” 为借口,迫不及待地就抽身而去,挑一些无足轻重的活儿磨日子。于是,写(稿子、材料、报告)、拍(、视频)、设计(PPT、海报、公号)一条龙的任务就都堆到了青青头上,不仅要做,还要做好。

上面不断地给要求和任务,青青都要按时、按质完成,尤其是相关会议精神的传达和社会舆情管理。最能体现工作成效的就是材料,“把材料整一下” 这句话成了青青的噩梦。材料报得好,就是宣传做得好,材料报不好,就是宣传失职,问责马上就来了。

2018 年 12 月底的一天晚上,上面紧急下了一个文件,要求第二天上午 8 点之前将材料报上去。电影看了一半的青青无奈地对我抱歉说时间紧急,要回去写材料了。

凌晨 1 点多,在领导催了三四遍之后,青青总算把材料完成了。她仔细核对了份号,格式,字体,行间距,页边距,发文字号等等,又查了好几遍语法和错别字,确保无误后,才给领导发了过去。

本以为没什么问题,结果还没等她喘口气,领导的微信语音条就接二连三地发了过来:“上面提出的要求要用它的原文,不要用自己的语言”“第二部分第二行到第三行的语言要重新组织一下”“几点要求仅仅做分行处理可不行,要加粗提醒各部门注意”……

青青只得重新修改,又折腾了 2 个多小时,才勉强达到了领导的要求。弄完后,她头昏脑胀、疲惫不堪,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耳边充斥着领导急促的微信语音条的回响。

每次因为这些琐碎的小事重复工作或者加班,总让青青心生辞职的念头。

我安慰她:“你岗位的特殊性决定了工作标准必然极高,一旦出问题,引发的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从另一种角度来看,种种规范也是保护你们自己。”

她红着眼眶委屈地说:“可是我爱的是宣传报道,不是这种枯燥无味的办公室生活。我已经过了两年多的这种生活,感觉这辈子一眼就望到头了,几乎没有能力提升的机会。而且那点可怜的薪水,根本跟我的付出不成正比,大学时候很多成绩不如我的同学现在待遇比我好多了。”

“这个看你自己,如果你有其他想法,我肯定支持你的。” 我心疼地抱住她。

2019 年劳动节当天的中午,我刚准备在办公室小憩一会儿,青青就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她用一种解脱般的语气说,她已经向部门领导提交了辞职申请。

“实在是受不了这样毫无意义的生活了,每天一睁眼都是材料签字,会议总结。今天早上刚到办公室,就被主任训了一通,说材料措辞不当,我明明天天加班熬夜按他的要求做的,结果这里不行那里不行。还有上次的总结,上上次的会议纪要…… 我感觉再这么下去我要抑郁了。”

我问她:“你想好辞职后找什么工作了吗?”

她愣了一下,说:“暂时还没打算,只大致在网络上浏览了一下可以从事的行业,网站、杂志、互联网之类的都行,感觉还是很多的。如果有适合且心动的新兴行业,我也可以主动学习,只要能尽快离开当前这个工作就好。”

我静静地听她说完,脑子里蹦出一个词 ——“裸辞”。

挂断电话,我想起自己工作这几年,其实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 明明有自己的岗位内容,但总会时不时被额外加点任务,偶尔也会被挑刺儿。我也曾想过像网上说的那样,霸气地递上辞职信,然后转身飘然而去,然而,每每想到自己农村出身,父母千辛万苦将我供出来,好不容易有个铁饭碗刚在城市里立足,只得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躁动的心慢慢缓和下来。当下社会中,谁在工作中没受点委屈,又有多少人敢在没有找好下家的情况下辞职呢?

我确实挺佩服青青的果断,换作是我,肯定是做不到这么潇洒的。她生于 1994 年,浑身充斥着 90 后的灿烂与锋芒,她对自己的爱好保持着充分的热情与追求,不愿被困在深井里,在无法说服自己的内心后,她终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不妥协。

不过,青青在发泄一通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小声地问我:“你会不会嫌弃我现在没工作没收入了?”

我笑着说:“这有什么,你是暂时没有工作,以后慢慢再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就是了。况且还有我呢,尽管放宽心。”

其实,那时候我是有些自卑的,一个男孩子,农村家庭出身,身高不高,颜值一般,尽管在中心城区有房,但也背负着沉重的贷款,在同龄男生中绝对算不上出彩。而给青青介绍对象的人有很多,其中不乏优秀的男生。但她没有听从家里的意见,仅凭着两人有共同语言就义无反顾地牵住了我的手,憧憬着两个人一起走到白头。在那个互诉衷肠的夜晚,我告诉我自己,这是我爱上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孩。

晚上下班回到家的时候,青青正在厨房里做饭,嘴里哼着欢快的小曲,看起来比之前轻松多了。吃饭的时候,她一脸憧憬地说,终于不用感觉每天心头被石头压着了,外面有美丽的风景等着她去探索。

“祝你在未来一帆风顺。” 我举起饮料杯子,学着电影里的台词笑着对她说。

经过繁琐的离职签字手续,青青终于恢复了自由身,脸上也挂上灿烂的笑容。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毕业后第一次有了一种自己成为时间主宰者的感觉,“此后的生活终于都是自己的了”。

“我要好好规划一下未来的工作生活,先放松一段时间,然后再安排学习,投简历,一定要找适合自己的工作……” 她掰着手指头说,眼里泛着光芒。

青青是本地人,毕业回到家乡工作后,与曾经的同学朋友之间的来往又多了起来,但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多是微信电话等聊天交流,不少次约饭局或是活动,都以放了人家鸽子收尾。裸辞后,再也没有每天两点一线闷头挤地铁公交的日子,她终于有时间去弥补之前的缺憾了。青青跟她的姐妹们在一起开怀大笑,一起吐槽工作中的不顺心,一起回忆青涩学生时代的单纯美好,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是我许久没见过的。我暗想,她真是压抑太久了,能重拾对生活的热爱,何尝不是一种幸事呢?

我休了公休假,跟青青来了一趟计划了很久的自由行。她说,自从毕业后就再也没有旅游过了,这次得好好领略一下祖国大地的秀丽风光。

旅途中还有个小插曲 —— 在某个景区,有一个年轻的导游姑娘正在给带的旅游团做解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结束通话后眼眶就红了。我们看到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接着摆出笑容继续讲解。没过多久,又有电话打来,女生涨红着脸小声争辩着什么。此时,团队的游客们刚好进入景点自由拍照闲逛,女孩再也没忍住,哭着对着电话一顿宣泄,最后说 “等这次回来就不干了”。

青青叹了口气说:“人生好难哦,总是这么不如意。”

我说:“是啊,幸好我们还年轻,可以尽力去寻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因为我的工作性质,上班有白夜班之分。我上白班的时候,青青在家就睡到自然醒,追剧看综艺,玩手机刷论坛等等,用她的话来说:“以前哪有时间顾得上这些,很多梗都不知道,现在可算慢慢跟上社会的步伐了。”

上夜班的那天,白天我们就在家一起追剧、锻炼,或者跟着博主学做一些网红美食之类的,那段时间家里的锅碗瓢盆使用频率颇高。等到我轮休的时候,我俩就一起出去转转散散心,打卡周边景点或美食。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青青慢慢发现,她开始醒得很早,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着画面一页页在指尖滑过,时间流逝的同时,内心的空虚感也随之逐渐升起。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提醒自己该睡了,却怎么也睡不着。

好在,青青的自我调节能力不错,她知道这样的时光是时候结束了,于是放下手机,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

她一项一项列出自己的能力清单:大学英语六级,BEC 中级,普通话一级乙等,计算机二级,教师资格证(小学语文)等等,然后设计合理的求职简历,同时我也帮她参考可以尝试的行业岗位。

在确定求职区间后,她便打开招聘类 APP,查找相应的招聘信息,在一番筛选过后,信心满满地投出了自己的简历。

然而,事情发展却出乎我们的意料。青青投出去了数十份简历,得到面试邀约的不到十家,而且在随后的沟通中,她发现待遇比网上发布的要低不少。我只好安慰她,就当积累经验了,继续努力,总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的。

青青也没被失败打倒,短暂的沮丧之后,又重整旗鼓,优化了自己的简历,认真地比对自己的目标和招聘要求,选择出合适的岗位,满怀期待地再一次将简历投了出去。

这次,她收到的面试回复比上一次还少,好在有回复的那几家都是她喜欢的岗位。我陪着她去面试了几次,结果都是让 “等通知”,等啊等,最终等来的却是 “抱歉,未通过”。青青有一次没忍住,打电话过去问是什么原因,电话那边只模糊地给出了一个 “不符合公司战略需求” 的理由。

几次三番的打击让青青有些泄气,她失落地问我:“是不是我自己的能力不行,为什么没有公司愿意要我呢?”

我给她打气说:“路上有坑坑洼洼是正常,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我相信你肯定能行。”

青青又打起精神,开始新一轮的奋战。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家规模挺大的文化公司看中了她的文字功底,给了待遇不错的录用合同,并且承诺了岗位发展前景。她很兴奋地签了合同,但没过一个月便辞职了,说公司老板太专制,公司员工几乎都要围着他的意志运转,完全没有发言权。

那段时间,那个公司刚好拿下了一个新建商场的文宣项目,这对青青他们几个新入职的员工是个绝佳的机会,几人绞尽脑汁花了半个多月设计了好几套方案,包含线下线上、覆盖各个平台,但提交给组里之后,小领导看了看只说不错,等老板审核吧。

青青他们一脸纳闷,方案不用讨论吗?公司之前不是说集思广益,大家一起策划方案,最后优中选优吗?其他前辈们肯定也有方案,思维碰撞才能擦出火花啊。

小领导笑了笑,没解释太多,只说他们的方案肯定没你们的全面。

直到项目冲刺会议上,青青她们才明白小领导当时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那几个前辈只出了一套简单的方案就完事了。

老板对着底下交上来的 PPT 一顿品头论足,不是这里有毛病就是那里有疏漏: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去小区扫楼发传单?”

“效率低不说,现在小区管理那么严,没有门禁卡怎么进得去啊。”

“这种以青年为意向的综合商场肯定是各大平台投广告效果好啊,覆盖范围广,效率还高。”

“咱们挺大一公司,观念为啥跟不上了?”

青青他们一边听着老板的指点,一边在微信群里吐槽。

最终,老板还是决定本次文宣用线下传单和本地媒体上投广告的方式,另外要求所有员工在各自社交账号上帮忙宣传。青青觉得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公司的运转思维跟自己的想法相差太大。

我很想告诉她,其实没有哪家公司能让人处处满意。虽然这家公司老板相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有些古板,但他能把企业做起来,证明还是很有能力的。在工作中还是要自己调整好心态,但又怕她不高兴,只好什么都没说。

青青重新回到找工作的行列,但依旧陷入困境。她不是嫌公司规模不够大,就是嫌待遇达不到要求。又折腾了一个多月,工作还是没有着落。她开始逐渐变得焦躁和迷茫起来,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有点 “破罐子破摔” 的味道了。

那天我下班回来,看见她抱着薯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桌上摆着外卖的盒子、吃了一半的橘子,以及到处乱扔的垃圾袋。累了一天,回到家却发现家里乱七八糟的,我的心情也有点糟糕,忍不住就发了牢骚:“你一天到晚都在家,就不能收拾一下吗?瞧瞧这个家都成什么样了。”

青青一听就不高兴了,朝我嚷嚷:“是不是我没工作,你就嫌弃我啦?”

“这都嫌弃有啥关系,你在家好歹把屋子打理一下。” 我无奈地说。

其实我挺想跟她说:知道后悔了吧?谁让你裸辞。但看着她委屈的样子,我瞬间就心软了,走过去安慰她说:“没事,我这不回来了么,咱一起整理。”

青青抱住我,把脑袋埋进我的怀里,低落地说:“我好难过哦。”

那段时间,青青每天的心情都异常地沉重,想着刷刷论坛寻求点安慰。可是越看越觉得自己不如别人 —— 到处都是 “大厂” 里的 “大神”,动不动晒出几万的薪资,或者工作几年存款多少万,又或是猎头公司出高薪挖人纠结要不要去之类的。青青不仅没找到同病相怜的慰藉,反而心情更糟糕了。

从那家文化公司离职满 3 个月的时候,青青从刚离职时充满自由的快乐,慢慢变成了沉默寡言。她常常坐在电脑前,对着招聘网站发呆,一动不动好长时间。投出去简历的结果让她感到失望,要么石沉大海,要么就是答复 “不合适”,偶尔有那么一两家还算不错的公司,系统显示对简历 “感兴趣”,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没有下文了。

我看着青青苦闷难过的样子,便提议她要不要试一试做自由职业者。她问:“我能从事哪些工作呢。”

我思考了一下说:“你是新闻专业出身的,拍摄视频什么自然不在话下,又会做剪辑。文笔也不错,你文章不是还上过报纸么,现在写作变现也是一个不错的途径。也许你可以从这两方面入手呢。”

“对呀,东方不亮西方亮嘛!” 她握紧了拳头。

当时 vlog 在全网兴起,各个平台都在大力推进 vlog,青青之前也喜欢拍一些日常生活片段,但从没想过以此作为谋生手段。有了打算之后,她立刻就将尘封已久的相机三脚架补光灯等设备搬了出来,翻出大学时期的理论教材,又泡在论坛里学习优秀视频的拍摄和剪辑手法。

过了一阵子,她精心组织内容撰写文案,拍摄了第一个视频,并在后期对细节修改了无数遍。视频发出去之后,意外地有不错的播放量,于是开始了两天一更 —— 第一天白天拍好素材,随后的一天两夜里进行剪辑配乐配音,然后上传。

连轴转的生活虽然有些疲惫,但她劲头十足。开始一两个月的时候,涨粉还算比较快,互动评论也不少,她激情满满,要做出个名堂。但慢慢地,粉丝增长就停滞了,视频发出去的热度也逐渐下降。尽管她又买了相关课程来学习改善自己的内容和拍摄手法,但依旧没折腾起太大的水花,播放量从原本的近万也渐渐滑落到几百。平台收入微乎其微,如果算上时间和精力成本,完全是赔本生意。

最终,青青垂头丧气地说放弃了。

她在各个平台漫无目的地游逛,搜索自己能胜任的自由职业,经过一遍遍筛选,最终还是认为写作比较适合自己 —— 不需要投入硬件设备,也不需要像之前拍 vlog 那样耗费体力一遍遍重来,一旦文章被看中,稿费则是相当可观的。

在短暂的休整之后,青青正式转战写作领域。

她的文笔确实相当优秀,以前在宣传部的时候部门很多文件材料的初稿都是她写的,闲暇时间她也写写文章,有一些稿子也曾被报刊、杂志录用。

为了能够尽快崭露头角,她扎进热门赛道,绞尽脑汁想在那片土壤里开出新花。她将精心撰写的文稿投出去,却始终没有收到邮件的回复。一篇,两篇…… 皆如泥牛入海,毫无波澜。

她对自己说,没关系,万事开头难,只要努努力,坚持写下去,肯定会有回报的。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还是没有任何回复,失望逐渐笼罩着她。

记得一天吃完晚饭,青青打起精神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的时候,手机回复邮件突然响了,那是她特意为接收邮件设定的铃声。她立刻打开手机,微微颤抖着手点开邮箱,以为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

然而,接下来的邮件内容让她脸色惨白 ——“稍稍遗憾未过稿,期待下次来稿。”

她狂跳的心被按了下去,全然没有了打字的心情,坐在电脑前,一篇篇地翻看自己写的稿件,就这么看到了半夜。

投了那么多石子儿,好不容易有水花溅出来,结果却是一盆冰凉的水,连带着我心头的火焰也渐渐熄灭。

渐渐地,青青的笔又停下了,往往隔好几天才想起来写一段,每次写着写着就丧失情绪,随即关掉电脑,把残稿扔到一边。我安慰她,很多著名作家都经历了被退稿与嘲笑,不要放弃继续坚持,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呢?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她握着手机狠狠点了点头,咬牙又坚持写了起来。每天要求自己必须写一个话题,不管字数多少,一定要把自己的思绪全部表达出来,哪怕再晚,也必须写完才能上床睡觉。

可是,这样悬梁刺股的坚持也是不容易的,有的时候根本写不出来,坐在电脑前,眼睛瞪着屏幕,双手悬在键盘上,绞尽脑汁也敲不出来一个字。她说那种着急却又无从下手的感觉,就如同她经常做的一个梦 —— 黑夜里她在拼命地奔跑,身后有人在追赶,她脑子很清楚,要跑得更快一些,以便摆脱陌生人,但是双腿却越跑越慢,身后的人也逐渐追上来,随后惊恐地惊醒,然后睁着眼看着漆黑的天花板,陷入无尽的空虚与无助……

在又挣扎了一个多月后,青青无奈地放弃了写作这条路。

她哭着说:“自由职业怎么这么难啊。”

我抱住她说:“这种尝试也是一种经历嘛,没准儿对你以后有帮助呢。”

半年多以来的经历,让青青明白了要想找到一份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就要沉下心来。她开始降低要求,但即使这样,求职路依旧不顺。

有的面试官会因为她这段不短的空档期,认为她容易与最新的潮流脱轨而拒绝她,有的面试官又会因为青青说上一段工作是裸辞而认为她性格随意,最后也否决她。

职场中那些 “隐形的门槛”,在青青求职的经历中展现得淋漓尽致。会有面试官旁敲侧击地问她,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结婚后会不会生孩子。她每次的回复都是近期没有结婚的想法,对面的面试官往往会面带微笑轻轻点头,然后再无下文。

次数多了,青青干脆在简历中把婚育情况删掉,但还是有 HR 在面试后偷偷摸摸地加她微信,百转千回地绕一大圈,只为了问出那句:“那你近期打算结婚生子吗?”

2019 年 12 月初,终于有一家做教育类的互联网公司给了她一个新媒体运营的岗位,主要负责微信公众号的内容编辑、与读者互动以及和其他媒体的资源置换等。不错的待遇加上也确实需要一份工作,青青就办理了入职手续。

新媒体运营对青青来说算是一个新的领域。离开职场这么久,她也想利用新平台的学习机会来提升自己的能力,一边跟着公司前辈学,一边自己摸索工作方法。此外,她还在网上购买了相关学习资料,一点一点学习如何做好运营工作。

我打趣她说这劲头真足,看来是终于找到奋斗方向了。她敲着键盘说:“你不是说要抓住每一点机会提升自己嘛,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可得牢牢抓住。再不努力,就真的要被时代抛弃了。”

那段时间她情绪好了很多,尽管工作中免不了会遇到一些小问题,她总会跟我一起分析,然后一起想解决办法。当问题被解决或者工作有新进展的时候,她会开心地跟我一起分享。

在工作几个月后,她发现公司管理有些混乱,业务冗余较多,干的活儿越来越偏离当初合同里规定的部分。同期入职的同事陆续离职,她也因此动了辞职的念头。不过她还是压制住了冲动:“至少先积累些经验,提升自我,之后再考虑下一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整个社会的步伐。生产停滞、经济下行的后果就是企业开始大规模裁员,青青的名字也很不幸地出现在公司的裁员名单中,虽然拿到了一些补偿,但也意味着本就失业许久的她再一次失去了收入来源,并且可以预见,这种状况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将青青击垮,遥遥无期的封禁的生活更让她几乎感觉不到未来的希望,物质与精神的双重短缺让她陷入了自我否定之中,觉得自己啥也做不好,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无法创造价值。

进入 2020 年下半年后,我发现青青的精神状态更差了,她已经彻底无法集中注意力,对很多事情都慢慢丧失了兴趣,拒绝任何社交,甚至和我的日常交流也少了很多。新闻专业出身口齿伶俐的她,开始出现说话口吃的现象,并且一旦着急,甚至根本说不出来话来。有时候聊天时,她会无缘由地开始哭,并且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有时又会在半夜惊醒,然后将我摇醒,哽咽着问我:“你说我是不是这辈子都找不到工作了?”

我立刻察觉到不正常,顾不上还在反复的疫情,赶紧带她去医院做了心理检查。

医生办公室门口排了不少患者,人们脸上的神情让人倍觉压抑。青青的身体有些颤抖,我抱紧她让她不要害怕。

检查的项目主要就是心电图和一些问卷。青青做完检查后,将报告递给医生,医生翻阅了一会儿后,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出了一个诊断报告:轻度抑郁症加轻度焦虑症。然后给她开了草酸艾司西酞普兰和劳拉西泮,叮嘱她按时服用,日常生活中保持轻松的心态,多吃蔬菜水果,尽量保证充足的睡眠,并嘱咐我多和她聊天,尽量避免她一个人独处。

青青的父母一直在一家外贸服装厂上班,在她上大学之后,因为业务扩展,一起去了外地的厂子里,老家就空着了。青青回来工作后一直是自己在市里租房子住,我作为外地人,毕业后来到这里工作,也是租房子住的。这个时候,我买的房子已经装修好,并晾晒了几个月,于是就跟青青说:我们一起住进新房子里吧,这样也方便我照顾你。她点点头。

我们双方父母已经知道我们在谈对象,大家都不在一个地方,因为疫情的缘故,他们也没有到我这边看看,我们平时在电话里只报喜不报忧,青青此时的状况他们并不知道。

青青有时候会流着泪问我:“我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累赘?”

“怎么会,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 我心痛地将她抱进怀里,迅速抬手擦掉眼泪,“三周年的时候我就娶你好不好?”

“好。可我有点害怕,我什么也没有。”

“你还有我呢。”

在吃药的第一个月里,青青的情绪相对来说比较稳定,但整个人也显得有些僵硬和茫然,有时候叫她好几次才有回应。从医生口中得知这是服药后的正常生理反应之后,我才稍稍安心。

但我仍旧不敢掉以轻心,带着她定期看心理咨询师,咨询师说轻度患者是可以走出来的,除了患者自身之外,身边亲人的陪伴照顾尤其重要,并给我们推荐涂色书《秘密花园》和瑜伽,说这两者可以帮助患者缓和情绪。

果然,在涂色和练习瑜伽的时候,青青的情绪逐渐由焦虑转化为稳定,看到自己努力的成果时,她会得意地向我展示。慢慢地,她的脸上也开始挂上了笑容,我去上班的时候,她也能由最初的抱着我哭变成挥手告别,同时叮嘱我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为了帮助她克服社交恐惧,每天晚上吃完饭,我都带着她去楼下散步,有面熟的老人会笑着跟我们打招呼,青青从一开始的有些手足无措到后来也能微笑着回应。我们一起看心理学书籍,看心理学电影纪录片,互相分享自己的见解。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情绪也越来越稳定,甚至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心理问题。

后来等医院开的药吃完了,青青又去做了复查。结果显示,原先的轻度抑郁和焦虑几乎消失,医生又给我们开了一个月的药量,每次服用剂量也减少了一半,叮嘱我们要注意保持情绪稳定向上即可。

再去看心理咨询师的时候,她很惊讶地表示,虽然青青是轻症,但能在短短半年内几乎治愈还是不多见的。回家的路上,夕阳将我们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青青红着眼眶对我说:“老公,谢谢你。”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紧紧握住她的手。

2021 年 5 月,我们按照曾经的约定举办了婚礼。我们在互相告白的环节抱头痛哭,谁都不知道,过去的大半年里,我俩是怎样携手走过来的。

整个疫情期间,经济下行伴随着企业裁员,加上网络上层出不穷的关于就业难的话题,让青青明白了稳定工作的重要性。经过深思熟虑,她决定重新开始考公考编,希望回到那个曾经逃离的体制内。

我开玩笑地说:“当初你不是最讨厌那个束缚你的枷锁吗,不怕回去后又被戴上紧箍咒啊?”

“人的认知是会变化的嘛,凡事都有两面性。何况当下的情形,生存是第一要义。” 她轻轻捶了我一下。

但时代早已经变了。

2016 年,青青刚毕业时,每年考公考编的人数相对来说并不是特别多,她只在大四下学期学了几个月就幸运上了岸。然而,这几年来每况愈下的就业环境,让人们明白了铁饭碗是一件多么幸福美好的事儿,于是纷纷加入考公大军,无论是公务员事业单位还是国企,录取分数水涨船高。

青青把头埋进了小山一样高的资料堆里,数量关系、逻辑推理、常识判断,还有申论作文等等,一点一点地啃,草稿纸几乎铺满了整个书房。虽然学得很辛苦,但毕竟底子太薄,有些模块得分率偏低,导致几次模拟考分数都不是很高。

2021 年底的国考,青青不出所料地落榜了。看着有些沮丧的她,我安慰说:“你也这么多年没参加考试了,这一次就当是试试水,刚好查漏补缺,攒攒经验为明年的省考和事业编考试做准备。当前形势下,考编无疑是一个长期且并不简单的过程,不过你放心,老公永远在你身后。”

青青郑重地点点头,我看到了她破釜沉舟的决心。

那个时候,刚刚退休的丈母娘回到家乡生活,然后说要过来照顾一下我们。青青一下子慌了,她不想让父母得知自己过去几年的经历,尤其是目前自己并没有工作。老一辈人是知道没有收入的生活压力有多大的。

我对她说,要不就假装上班,先把这段时间应付过去再说。她想了想,也就这个办法了。就这样,她开启了漫长的假装上班的生活。

青青特地找了离家远一点的图书馆,有充足的座位,提供饮用水,并且不用花一分钱,还可以让她安静地备考,是 “保持上班状态” 的完美选择。泡图书馆的日子里,每天晚上睡前,青青都会检查好自己的包,因为需要随身携带的东西很杂:学习资料,iPad,手机,充电器,纸巾,笔,水杯,耳机等等,特殊时期还要带姨妈巾,漏掉任何一样东西都可能在第二天产生不便。

假装上班说到底就是一个谎言,第一句说出去之后就需要其他的话来圆谎。有一天下午,青青从图书馆回来后,丈母娘有些疑惑地问:“我记得你以前总是抱怨你们领导时不时让你们加班,怎么这些日子不需要啦?”

青青愣了一下,赶忙诹了一个理由:“哦,最近会议材料不太多,难得能准点回来,过阵子又得忙了。” 随后为了圆这个谎,每天在图书馆闭馆之后,她都会在对面的公园里再看一会儿书,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家。

幸好,一个多月以后丈母娘回去了,青青也结束了图书馆流浪之旅,回到家专心备考。

2022 年,疫情再度爆发,省考因此也延迟。青青虽有些焦虑,但同时也获得了更充足的准备时间。

在疫情结束后,全省事业编考试先进行,青青决定试试看。我陪着她挑选出符合要求的岗位,然后再一个个仔细地做对比,最后选了一个招两人的岗位。

考试那天我送她到考场门口,对着她说:“加油,我知道你肯定行的。”

一个月左右,结果出来了,青青以笔试第二的成绩进入面试。但许久没跟人面对面交流的她,对面试环节又产生了担忧,总是害怕自己准备得不充分,又怕到时候一紧张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安慰她:“你就把它当成是一次聊天,只不过你是一个倾听者,别人向你倾诉遇到的问题,你给别人提出自己的建议。” 我陪着她归纳整理热点话题,一遍遍练习不同的场景,分析不同的回答角度,再对照网上的优秀视频查漏补缺。

面试当天,我抱住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在她耳边说:“放轻松,我就在外面等你。”

她紧紧抱住我,“嗯” 了一声。

最终,青青以总成绩排名第二进入体检政审环节。

体检的时候,青青左右徘徊有些犹豫,怕之前的病情会对身体指标有影响,我告诉她不用担心,你已经完全好了。果然,体检报告上一切正常。

收到录取公告的那天,青青很高兴,我们俩在家忙活半天做了一桌子菜。吃饭时,我特意开了一瓶红酒,笑着说:“来,恭喜老婆找到新工作,开启人生新篇章。”

青青有些动情地说:“谢谢老公,我到现在都不敢想象在竞争这么激烈的情况下还能上岸,都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了。现在想想当初的裸辞,还是有些冲动和幼稚了。”

我跟她碰了碰杯子:“这就是人生的意义,种种经历都会充实自己的灵魂。”

青青抿了一口:“几年时间过得好快哦,一晃我都已经 28 岁了。老公,谢谢你在过去的时光里,包容我的一切。”

重新回到体制内后,青青又回到了几年前的忙碌状态。偶尔仍有些牢骚,但手上的活儿总会按时完成。

我问她:“现在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呢?”

她想了想说:“思想认知不同了吧。那时候总觉得这些琐碎的事情无聊透顶,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将自己的青春钉死在了小小的办公室里。”

“但现在的工作其实也是一眼望到头的。”

“对。只是反过来想想,什么工作不是一眼望到头呢?区别无非是这种工作或者那种工作罢了。你就当在这里修炼,干的虽然是同样的活儿,但每天的境界是自己给的。”

我打趣她:“我看你现在的境界就挺高的。”

“那可不,我现在自我认知很清晰的。有了工作就有了生活,生活得好工作上才会好。”

她一边说一边在电脑前修改好文稿,然后发送给领导。没多久,她欢呼了一声:“耶,通过。今晚可以早点休息咯!”

(文章人物名为化名)

来源:人间 theLivings 微信号:thelivings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