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当下的地产人,怎么样了?

流氓大叔2024-01-12 12:39:27好文分享

当下的地产人,怎么样了?

2024 年的第一个周末,阿翔约我喝茶。

在阳光不错的下午,约在星巴克的一个户外露台。

阿翔是一个入行快 20 年的地产人,一直在做营销,跌跌撞撞这么多年熬到现在。

幸运的是公司没有裁员,他也没有失业,但是他却对我说:对自己的房地产职业生涯非常的悲观。

而关于这个悲伤的话题,没有喝酒,阿翔就源源不断地对我说来。

我记录了一些他的只言片语,或许也是当下不少地产人的内心心境。

01

阿翔和我说,当下的房地产这个行业,让他突然想起他年轻时候看的一个采访。

大概是在 2007 年,音乐人宋柯接受了一个娱乐记者的访谈。

而当时音乐这个行业背景正在经历一段很特殊的情况。就是互联网的崛起,让音乐行业有点不太适应。

以前的音乐产业依赖专辑的售卖就可以完成整个产业链闭环,发片然后赚钱就是音乐行业最大的收入来源。

但是互联网的冲击突然颠覆了这个模式,突然的线上免费让很多音乐人无所适从。大量的歌手没办法创造收益,而草根音乐人也在网络上蚕食着主流歌手的曝光量。

整个行业处于异常的焦虑和迷茫的过程中。

所以当话筒递给宋柯的时候,作为一家音乐公司的老板,他缓缓地低下了头,从喉咙深处说了一句话:这是一场庶民的胜利。

在宋柯眼里,这场本来由音乐公司、资本、经纪平台主导的行业开始因为互联网产生了变化。个体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打破这样的垄断,从而重构生意。

而阿翔看了我一眼,也从喉咙深处说了一句:现在的房地产,好像也在经历这一场庶民的胜利。

02

房地产最大的改变就是整个意识的改变。

过去 20 年整个行业制造的绝对正确在 2023 年被冲击得稀巴烂。

现在没人相信房子是稀缺的,房子是会涨的,房子是稳健的家庭资产。

这些概念被冲击直接的影响就是开发商的公信力。

过去 20 年为什么开发商可以强势,正是因为房子本身的人设就像钻石一样,立住了 “一颗恒久远,钻石永流传” 的人设。

在绝对稀缺的氛围下,虽然企业有各种问题,房子有各种瑕疵,但这些都是可以被包容的。而如今这样的氛围被打破,每一个个体的头脑都彻底的清醒。

包括开发商自己也发现,家里放的不是资产而是库存。

这一盆盆冷水持续地泼已经不是一两次政策调控可以逆转,整个行业共识已经不复存在。

03

这场变革看上去最大的代价是淘汰掉不适应的开发商,但是最尴尬的其实是留下来的地产人。

这也是为什么阿翔没有裁员但是依然无比绝望的原因,那是因为:在阿翔来看,他感受到自己过去 20 年塑造的知识体系和方法论在当下一无所用。

阿翔和我说,在他的工作逻辑里信奉着几个信条:

“没有卖不掉的房子,只有卖不掉的价格。”

“工作考核以签约回款为重点。”

“单位项目单位预算,每个项目都要重头做起。”

“今年不买房一年都白忙。”

这些信条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或者对自己的价值观,现在来看似乎充满着黑色幽默。

在过去一年阿翔早就知道这些都是错的,但是什么是对的依然没有答案。

04

却忘了,在这场庶民的胜利中,地产从业者的目光依然没有在客户身上。

当下客户的不焦虑,正是因为对于房子定位本身的转变,不论经济环境如何,不论政策如何调控,不论银行信贷如何支持。

在客户的眼里,房子就是商品,不是什么金融品。

关注现在比关注未来更加重要。

但是遗憾的是,整个地产人的知识体系最薄弱的就是看现在,最厉害的是想未来。

市场里无数点状的个案都在说着怎么把当下生活场景做好,置换需求梳理清楚依然可以带来结构性红利。

但是看到归看到,对于阿翔来说脑海中就是三个字:做不来。

每每看到成功个案想要模仿的时候,在自己项目里阿翔总是觉得:这些钱花的好像不在敏感点,户型做大了会不会总价太高了,这里客户看不到是不是没有必要。

在阿翔的肌肉反应里充满了各种权衡,希望花的每一块钱都能引起用户的敏感,省的每一块钱都神不知鬼不觉。

这种什么都要的态度在这个时候最大程度引起了购房者的敏感。

普通个体正在一次次用脚投票的胜利中告诉着从业者: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05

地产人似乎也持续地给自己找寻假想敌。

比如认为客户都被渠道带走了;比如认为互联网变革了用户购买习惯。

面对假想敌的时候,从业者也采取了不同的姿态。

3 年前觉得渠道卡住了开发商的喉咙,几乎所有房企都采取了对抗的姿态。但是 3 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改变。

最近大家觉得线上获客会是主旋律,所以我在抖音里直播,我在视频号里获客,打不过我加入可不可以。

说来不怕各位笑话,作为一个 40 岁的中年男人,阿翔在直播中扮演过各种人设,用过各种话术。

最后的心得是:无比的努力,但也不抱任何希望。

几乎每个地产人和房企都在想着谁是我的对手,却忘了客户是不是我们的朋友。

06

哦,对了,阿翔还和我说最近他重试了一个技能:写 PPT。

为什么,因为公司存量资产太多,这些货值放在手里卖不掉但也要弄点动静,所以弄了一个运营团队试着运营那些闲置空间。

而阿翔的工作就是写一个 PPT,核心观点就是:表达公司如何高瞻远瞩地看到了轻资产的未来,并且战略性布局轻资产行业。

我问阿翔现在写和以前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阿翔幽幽地说:以前是用来骗客户的,现在开始骗自己了。

我追问:为什么要骗自己?

“因为需要成立一个相信的团队做点动作,然后可以对外看看有没有机会。”

“骗同行?”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这才是阿翔绝望的地方,他不是不知道环境的痛苦,也不是不知道公司、部门以及自己需要努力。但是解题方式依然停留在过去 20 年的方式:怂恿一些人试试,然后再看看。

自认为最安全的方式,其实也是最危险。

07

关于行业很多时候大家都听了很多道理。

比如行业转型,改善为王,结构性调整,品牌重构…… 这些观点都在和我们说着有机会有希望。

但是这样的希望分在每个人头上感觉如此的稀薄。

阿翔无比期待未来可以经历 2008 年或者 2015 年的场景。

就是痛苦个一两年之后突然行业迎来超级大逆转,每一个个体什么都不用改变就可以快速崛起。

阿翔找我就是无数次地问我:行业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从前,我还要等多久。

我反问了一句:你觉得现在的华语乐坛和 2003 年一样么?

阿翔看了我一眼,也就不再说什么。

2023 年年底,我在我的公众号写了一个祈福帖子,点赞第一名的留言是:2024 年,我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

地产这行淘汰了一些人,也留下一些人。此时此刻的我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幸运的一方。

08

沟通的最后阿翔对我说了一句话:新年快乐,多穿点红色。

2024 年的你,现在在做着什么工作?

你对阿翔又有什么话要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叫卢俊 (ID:zhenjiaolujun0426),作者:真叫卢俊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