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刷票大战中的赌徒困境

流氓大叔2024-01-12 12:39:56好文分享

刷票大战中的赌徒困境

1

由于我和妻子都是近视眼,所以儿子的用眼健康就成了妻子的心头大事,除了严格控制电子设备使用时间外,对于孩子的日常坐姿和阅读距离也实时把控。随着儿子学业逐渐加重,妻子发现儿子的写字姿势越来越不标准。为了保住儿子的视力,今年 “双 11”,妻子咬牙掏了近 6000 元给儿子买了套 “学习桌”,卖家做活动,附送了台 “学习护眼灯”。桌子看起来还不错,但是灯我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感觉完全是收 “智商税”—— 一个普通的 LED 灯加了一个 “学习护眼” 的概念,摇身一变就成了价格高到离谱的高档货。

对我的观点,妻子嗤之以鼻,她结合在短视频上看到的内容,向我科普高档 “学习护眼灯” 的色温、频闪、炫光等参数的意义,最后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普通的 “学习护眼灯” 性能有限,保护不了咱们儿子的视力,得再买一个高档 “学习护眼灯”,价格最少得 1000 元以上。

我不置可否。我和妻子都是普通职工,每月工资也就 5000 块出头,儿子目前的各项教育支出已经占了大头,每年要 2 万多元,再除去房贷、生活费等必要开支,我们能够自由支配的余额并不多。我给妻子讲道理 —— 花了近 6000 元购入 “学习桌” 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支出,再花 1000 多块钱买高档 “学习护眼灯”,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况且我们已经有一个 “学习护眼灯” 了。

妻子貌似听进去了,没有再提护眼灯的事情。有时,我看着她兀自闷闷不乐,心里也不忍,但是接近年底,公司各项工作异常繁杂,我焦头烂额,渐渐将护眼灯的事情抛之脑后。

不久后的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收到妻子发来的微信消息,打开后发现是个投票链接。当时我马上要准备一个重要会议,于是就把消息放在一边,没有理会。

晚上我一进家门,鞋子都没有换好,妻子就从房间出来劈头盖脸地问我:“我发给你的链接,没看到吗?你是不是没投?”

“没有投啊。” 我老老实实答道。

“我就知道你没投,儿子的事情,你一点都不上心!” 妻子愤然道。

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一个投票链接,怎么扯到儿子身上去了?再次打开投票链接,我才恍然大悟 —— 那是 “学习桌” 厂家搞的一个投票活动,要求并不复杂,只要能在为期 10 天的活动结束后,保证总票数在前 20 名,就可以免费获得 1 台价值 1699 元的高档 “学习护眼灯”,而得票排名 21 至 100 名,也可以获得一台价值 899 元的 “学习护眼灯”—— 正是我们买 “学习桌” 时商家赠送的那款。

这个活动无疑搔到了妻子的痒处,接下来,她板着脸指导我投下了 5 票 —— 活动规定:每个微信号每天最多投 5 票,但可以连投 10 天。

不一会儿,我的微信群里,只要有妻子在的,全部都出现了投票链接和拉票信息。在亲朋好友们的鼎力支持下,儿子的票数不断上升,很快就挤进了前 30 名。见儿子票数增加,妻子的脸色也终于舒缓,不再对我拉着脸,开始扳着手指计算:我们微信里有那么多好友,只要动员大家每天投完 5 票,坚持 10 天,咱儿子就能拥有一个高档 “学习护眼灯” 了。

我不敢盲目乐观,给妻子分析了这个活动:首先,这个活动要持续 10 天,要获得前 20 名,才能得到价值 1699 元的高档学习护眼灯,可以想象这个活动最后的竞争会有多激烈;其次,又有多少微信好友,能保持热情连续 10 天给我们投票呢?

妻子听完,又重新板起了脸:“又不是多复杂的事情。只是让人家动一动手指,投一下票,有这么难吗?让你掏钱买,你不想花钱;让你参加活动,你又不愿意。我知道,你就是拉不下脸,你觉得丢人。行了!不用你管了,我一个人来拉票!”

投票活动的头一天,我和妻子不欢而散。

2

我和妻子就职于同一家公司,有着重合的朋友圈,投票活动次日,只要妻子在的微信群组,提示新消息的小红点就没有消失过。中午吃饭休息,我点开微信消息,里面全是妻子的拉票信息和别人回复 “已投” 的消息,然后是妻子换着花样刷着 “谢谢” 的表情包。

我没想到妻子会这么执着。在我的印象里,她平时没有什么喜欢的娱乐活动,空闲时间一般就刷抖音和看直播,当然也会在主播的推荐下网购些小东西。最近几年,儿子逐渐长大,各种开销一直在增加,但我俩的收入却没有动弹过。妻子很少给自己添置东西,购物车里除了家庭日常必需品,就是双方父母与儿子的衣物。这一次,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儿子买高档 “学习护眼灯”,还被我拒绝了,心里该有多失落。

我后悔没有同意妻子给儿子买灯了,也反思自己是不是对她关心得有点少了。

晚饭后回到家,儿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来了家里,妻子正在挨个指导他们向微信好友发投票链接,遇到某个不会操作的老人,她还耐心地发语音进行远程指导。儿子的得票数又开始上涨,排名也冲到了 20 名以内。

妻子还在生昨天的气,不怎么搭理我,但是看到儿子得票排名上升,眉眼间还是隐藏不住笑意:“爸爸妈妈!你们每天就按我教的做,只要再坚持 9 天,就能给你们大孙子换一个好护眼灯了。”

我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典型的 421 家庭结构,老人们一听妻子的话,立即表态,保证每天坚持拉票,什么广场舞群、钓鱼群…… 全部不放过,“一定给大孙子换个好护眼灯”。

妻子听了,更是喜笑颜开。

投票第 3 天,好友们的热情明显减退,除了几个关系铁的好友外,大部分邀请投票的链接发出去都石沉大海。虽然妻子已经用尽全力,但是儿子的得票排名也就徘徊在 20 名左右,无法再前进一步。

排名不高,妻子的心情自然也不佳,等到儿子的得票跌出前 20 名后,终于忍不住对我抱怨:“我不让你管,你还真不管了?这几天没看你发过一个拉票的朋友圈。”

“这活动持续时间太长了。现在的排名竞争就已经这么激烈,到了第十天肯定更激烈,再加上还有人电脑刷票、网络买票,你根本不可能赢的。要不咱们就保持个前 100 名,拿个普通的护眼灯就行了。” 我试图说服妻子放弃。

“不试试,怎么知道赢不了?要像你这么想,那什么事都不要做了。我就问你,帮不帮我拉票吧?” 妻子坚持自己的观点。

由于工作关系,我微信里加了很多公司和业务单位的领导,我是个面薄的人,确实拉不下来脸在微信里盯着好友发邀请投票的链接。

“手机拿来!你一个破办事员,在乎什么影响!就说那个卢科长吧,上次喝醉了,你送他回家不说,还白白搭了路费,让他投个票怎么了?”

我被妻子怼得哑口无言,只有老老实实送上手机,看她熟练地发完拉票的朋友圈,接着群发了所有好友。

没一会儿,我的微信里挤满了未读信息,我一个一个点开,很多好友回了 “已投”。我赶紧表示感谢,部分关系好的,还打趣我几句,嚷着 “发红包”,我一一回复,承诺日后定涌泉相报。

但是更多的消息都是已读不回,其中不乏我觉得关系不错的好友,尽管我安慰自己大家都有事情要忙,可心里确实也有点不太痛快。由此,我也明白了妻子每日拉票的辛酸。

接下来的日子,靠着亲朋好友们的鼎力相助,儿子有了 2000 多票。不过,随着儿子的得票数与排名起起伏伏,妻子的心情也时好时坏。后她又加大了拉票的力度。

第 5 天下班时,妻子坐进副驾驶,猛地关上门,气得涨红了脸。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直到快到家了才开口:“那个小李,刚才下班时,我看到她,顺便让她投个票。她倒好,不但没投,还在那阴阳怪气,说要是她就情愿花钱买一个了。”

妻子又深吸了几口气。她说的那个女同事,我也知道,和妻子待过一个办公室。妻子觉得她们以前处得还行,没想到这么不给面子,所以这几天积攒的负面情绪一瞬间爆发出来,也难怪妻子这么生气。我只有顺着她的话安慰,并建议:“要不,我们直接买一个高档灯吧,省得天天这么折腾了。”

“你又有钱了?有活动可以免费拿一个,为什么还要花钱呢?现在买一个,那我这几天不是白拉票了?” 说完,妻子独自下车,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3

投票的第 6 天,儿子的票数增加得并不明显,一共只得了 2667 张票,不但跌出了前 20 名,还落后第 20 名接近 100 多票。

按现在的排名和票数,虽然拿不到第一档奖励,但是拿第二档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妻子哪能甘心,于她而言,第二档奖励根本没有意义。她使出了十分力气拉票,但是每天积极回应的好友寥寥无几。转头,她卯着劲儿催促我与两边父母,岳父岳母遂成天在小区里溜达,看到认识的人就拉着投票,累得够呛。我再次劝妻子差不多就行了,周围的好友资源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投进前 20 名对于我们来说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这些道理妻子都知道,换位思考一下,非亲非故的,让她连续 10 天为某个好友的孩子投票,她大概率也坚持不下来,虽然亲朋好友嘴上没说什么,但估计心里多少有点嫌她烦的。

晚上,妻子在床上不由得掉下泪来:“我不就是想给儿子换个好护眼灯嘛!要是只换个第二档的奖品,我哪里用这么没脸没皮地请人投票。再说了,现在放弃,我以前的辛苦不是全都白费了,这样岂不是更亏了!”

我赶紧安慰妻子:“这个事又不怪你,你已经很努力了,是我拖累了你。现在看来,是这个活动要求太变态了,哪有活动要连投 10 天的啊,这明显就是折腾人嘛。”

“你也知道你拖后腿了啊。你明天就把你那些狐朋狗友发动起来,来家里吃饭倒是积极,有事要帮忙就见不到人,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

眼看话题又要扯到我身上,我赶紧把话岔开:“你自己想想看,这几天我们耗费了多少精神、多少时间、多少人情?这些都是金钱无法衡量的,就算你最后真的拿到了最好的奖励,你想一想,能够弥补我们的付出吗?”

在我的再三开导下,妻子终于慢慢平复心情,沉沉睡去。

到了第 7 天,本来响个不停的微信群沉寂下来,我一天都没有看到妻子的拉票信息,以为她终于理解了我昨夜说的话,心中未免有些得意。

晚上下班路上,妻子心情不错,一直在调着车载音乐。我忍不住打趣她:“退一步海阔天空,怎么样,就像我昨天说的一样,及时调整目标,心情立马放松了起来。”

妻子白了我一眼,不屑道:“指望你,啥事都做不成,你知道你为啥在单位还是个跑腿的嘛,就是因为你这脑筋转不过来。”

我听着妻子的话,感觉投票的事情又有了新变化,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我飞快地打开投票链接,发现儿子的票数已经从昨晚的 2000 多票飙升至 3000 多票,牢牢占据着第 3 名的位置。我大吃一惊,问妻子怎么做到的,她不搭理我,也丝毫没有向我解释的意思。

吃完晚饭,妻子才忍不住向我炫耀 —— 以前她加过一个搞微信刷票的人,今天无意之中看到了,于是就联系了一下,那个刷票的人承诺可以有偿刷票,1 块钱 10 张票。妻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刷票的人转了 20 块钱,不一会儿 200 票就到账了。妻子觉得这事挺靠谱,直接又转了 100 块钱,所以儿子的名次像坐火箭一样来到了第 3 名。

本来在排行榜上孩子们的票数相差不大,而且票数增长基本有规律可循,最多一天上涨个几百票。但是在妻子真金白银的加持下,儿子的票数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有心人眼里,很难不会想到是借助了科技的力量。我有点哭笑不得,这样一来,这护眼灯不就是相当于自己买的吗?

可妻子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花点小钱就能换个高档护眼灯,仍然算得上合算的买卖,还忍不住感叹:“怪不得都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早知道有这门路,我哪用求爷爷告奶奶啊,直接自己给自己刷一点了。”

4

儿子票数多了,名次高了,妻子一扫阴霾,喜气洋洋,但是我预感事情还会有不好的变化。果不其然,第 8 天晚上下班时,妻子又一脸不开心地坐到了车里。

我无意触她霉头,把注意力放在路上,半晌,妻子开始和我抱怨,说早上起来儿子还是第 4 名,整个白天,竞争对手的票都蹭蹭地往上涨,儿子不知不觉跌到了第 15 名,眼看就快要跌出前 20 名了。

我对妻子说:“你能找到刷票的,别人也能,怎么可能只让你刷票,别人不刷呢?”

“就你知道。一到这个时候,就显得你能,分析问题倒是头头是道,一解决问题就抓瞎。那你说吧,现在该怎么办吧?” 妻子没好气地对我说。

“要我说,你要么继续刷,要么不要刷了,及时止损。”

“整天说这些废话,净扯些没用的,我是指望不上你了。” 妻子打开刷票的人的微信,又转了 50 块钱,给儿子刷了 500 票。

这次刷票的效果不如昨天晚上,儿子的总票数已逼近 5000 票,名次却只从第 15 名前进到第 9 名,优势十分微弱。排行榜上,其他家长们仿佛也都打通了 “任督二脉”,各自孩子的票数都在坐火箭似的上涨。

吃晚饭时,我和妻子都坐立难安,特别是妻子,几乎每隔几分钟就要刷新一次排行榜,看着别人的票数上涨,愁得连饭都吃不下。晚上,我陪儿子读书,妻子已经无心做事,好几次打开刷票的人的微信,看了一会儿,什么消息也没发,叹了口气,又关掉微信。

我们进入了一个不进则退的尴尬局面,有时我索性想直接放弃这个活动;有时又会想是不是只要再多刷点票、再多坚持一会儿,其他家长就会先放弃。现下,还在帮忙投票的亲朋好友也寥寥无几,家里人每天的那几十票杯水车薪,除了刷票,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大量增加儿子的票数了 ——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继续花钱刷票,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看着那些家长们拼命卷的劲头,这个排行榜分明就是一个无底洞,准备吞噬我们。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的排名不断被反超,最后票数稳定在了第 16 名,距离掉出前 20 名也就不到 200 票。

深夜睡觉前,妻子呆呆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几次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自从开始投票后,我和妻子之间的龃龉不断,她嫌我不给她支持,我觉得她在做无用功。终于,我听到妻子长叹了口气,躺下睡觉了,我背对着她偷偷打开了儿子的投票链接,发现又上涨了 500 票,看来她犹豫再三,又给儿子追加了 50 块钱。

第 9 天是周末,离活动结束不到 48 个小时了,妻子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到了下午,她把我拉到书房,踌躇再三,开口说道:“还有 2 天活动才结束,我现在特别担心。”

“这有啥好担心的,最好的奖励,我们拿不到就拿不到呗,就当买个教训。下次说什么也不参加投票活动了。” 我尽量安抚她的心情。

“你说得倒是轻巧,现在放弃代价有点大,我这心里实在是过不去。” 妻子说。

“啥代价啊?有多大啊?你不是就花了点刷票钱吗?” 我问妻子。

妻子犹豫了一下,继续说:“就不提前几天四处求人的时间和精力了,我这几天光是刷票就刷了 4、5 百块钱。我是觉得我有点骑虎难下了。我现在特别害怕,害怕最后掉出前 20 名,白费了这么多钱和精力。”

我好奇怎么花了这么多钱,妻子解释:“大家都在刷票嘛,那票数都是几百几百地往上涨,一看就是找人刷的。你只要不刷票,不一会儿名次就掉了下来。这事你又不管,我能怎么办。为了维持住儿子的名次,只能刷票啊。谁知道一不小心,就刷出去这么多钱。”

我这时才知道,那个刷票的人也时不时地鼓动我妻子,一直在给她灌输 “刷票这种东西,要么就不刷,刷了就得坚持,切勿半途而废” 的观点,还讲了一大堆以前在他那刷票、但没有坚持到最后的人,说他们什么也没得到。

活动还有不到 2 天就要结束,投票已经白热化,即便最后如愿得到了那台高档 “学习护眼灯”,但是花在刷票上的钱也极大可能接近或者超过灯的价值了,完全违背我们当初想 “白嫖” 的初衷。可如果现在放弃,沉没成本又太高了,已经花掉的钱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别说妻子了,我也有点不甘心。

妻子陷入了懊恼中,手足无措,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从妻子参加这个活动开始,我就抱着不看好的心态,以一种局外人的心态在应付。我总是显得自己多理智,没有与妻子感同身受,虽然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我们的预计,但无论是出发点还是投入度,妻子都无可指责。现下更重要的,是帮助妻子卸下心里的负担,并思索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跟妻子说,接下来的 2 天,我们不要再高强度刷票了,将儿子的票数保持在 15、16 名就行了 —— 道理很浅显,如果家长们都去不停刷票,只会越来越卷,相当于变相增加了大家的支出,抬高了竞争的成本,最后得利的只有那些有偿刷票的人。

妻子不再频繁刷票后,其他家长好像也达成了默契,没有再激烈地争夺排名了。我和妻子都明白,大家不是洗手不干了,只是在养精蓄锐,等待最后时刻一锤定音。

5

第 10 天晚上,我和妻子早早地将儿子收拾好,送去奶奶那里,然后准备手机,等待最终的决战。

8 点一过,一批 20 名开外的家长们率先开始 “冲锋”,一波刷票过后,将之前排在前 20 名的后几位孩子挤了出去,马上逼近了我儿子的名次。我坐在妻子边上,她紧张又焦虑,迅速给刷票的人下达了指令:“刷 1000 票,立刻,马上!”

儿子的票数开始噌噌噌涨,越过一个个头像,来到了第 12 名的位置。我们一动,后面的孩子家长哪会按兵不动?他们纷纷打出了自己的弹药,整个排行榜立刻陷入了激烈的动荡中,大家你争我夺,寸土不让,前一分钟,你可能在前 10 名,觉得高枕无忧了,后一分钟其他人就撵上来了,你可能已经濒临出局。

晚上 10 点多,距离活动结束还有不到 2 个小时,排行榜上的竞争告一段落,经过妻子几次刷票,儿子的排名堪堪维持在了第 12 名。此时,妻子已经顾不得思考花了多少钱了,她就像一个赌徒坐上了赌桌,别人下注了,那就只能选择跟进或放弃。我也全神贯注地盯着排行榜,不断刷新,随时给妻子通报敌情,以便她快速作出判断,跟上大家刷票的节奏。

在这个短暂的休战期,刷票的人还不断鼓动妻子再多刷一点。据他的经验,晚上 11 点过后,最后 1 个小时,才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到时候即使我们付了钱、下了单,他也会因为时间不够,无法及时将票刷上,导致最终功亏一篑。

我和妻子不为所动,经商量后,还是坚持 “敌不动我不动” 的策略,不再恐慌性刷票。

刷票的人看忽悠不住我们,才忍不住向我们透露了一个消息:排行榜上已经有几位家长在他那里下了大单,只待时机一到一击致命,望我们好自为之,勿谓言之不预也。

我和妻子勃然大怒 —— 原来在排行榜上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微信号,刷票的人加了其他家长的微信,不断在我们之间散布恐慌情绪,挑起刷票争斗,他好渔翁得利!

妻子发了一大段语音叱骂刷票的人不讲信誉,但是言语透过微信,力量显得十分薄弱。刷票的人轻描淡写地回复,说自己只是开门做生意而已,又不是只接一个人的代刷生意。

妻子不依不饶,扬言要去举报他恶意刷票,最终,刷票的人做了妥协,承诺每 50 块钱给妻子多送 100 票,才暂时平息了她的愤怒。

晚上 11 点 30 分,排行榜上前 25 名和后面的人拉开了很大的差距,形成了竞争的第一集团。不出意外,最终前 20 名将在其中产生,从另一方面来说,肯定将有 5 个孩子无缘大奖。

最后半小时,所有人都使出了全力,票数刷刷上涨,妻子当然也不甘示弱。但是渐渐的,金钱不断流出,空虚感却慢慢扩大,我们开始感觉到力不从心。我们减缓了刷票的节奏,儿子的排名开始下降,从第 12 名掉到第 15 名,又继续向第 17 名滑落。

好在不断有人从这场无聊的竞争中退出,那些票数不再波动,慢慢陷入了沉寂。

到了 11 点 45 分,还剩下最后的 22 名竞争者,儿子排第 16 名,与第 22 名差距并不大,妻子向刷票的人转了最后的 100 块钱,嘱咐他在最后的 15 分钟全部刷进去。

刷票的人立刻回了一个 “OK” 的表情包,异常刺眼。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和妻子紧盯着排行榜页面,不断地刷新,我们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花一分钱刷票,至于结果,听天由命吧。

最后的 1200 票并没有为儿子拉开明显的差距,只是保住了第 15 名的位置,随着最后的票数刷完,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的排名又开始滑落…… 第 16 名、第 17 名,我和妻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们像赌徒一样,被这个无聊的活动抽走了全部身心,无暇他顾,祈祷命运之神今晚眷顾我们。

第 18 名!29819 票!儿子的票数不再变化,排名也终于不再下滑。不知不觉中,时间过了零点,活动截止!

6

我和妻子不约而同地瘫倒在床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狂喜,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最后,是妻子打破了沉默:“我怎么觉得我们有点傻。”

是啊,我们真是太傻了,为这个活动整整折腾了 10 天,还把亲朋好友也折腾了个遍,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金钱。我看着排行榜上前 20 名的别人家孩子,我确定,那些家长和我俩一样,也不会有什么喜悦。

缓过神来后,我们忍不住算了一下 —— 刷票的钱,加为了拉票在微信群里发的红包,竟然一共花了 1200 多块钱。

“这么多钱,足够在网上买一个了。” 妻子忍不住抱怨道。

回想起自己零点前的疯狂状态,我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我从来都自诩是一个理智的人,但在这个刷票活动中,完全变成了孤注一掷的赌徒。

我想确认一下最终得票数,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活动页面,手机屏幕拉到最下面后,我突然发现一行小字:“为保证本次活动的真实有效,严禁刷票等虚假行为,一经发现,将取消活动资格。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在 XXX 公司。”

我指着这行小字给妻子看,妻子大吃一惊,连忙问我:“那我们还能拿到那个护眼灯吗?”

看着排行榜上第 1 名到第 20 名畸高的票数,我也无法回答妻子。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又开始焦心拿不到护眼灯。因为我们实在是刷票刷得太明目张胆了,万一活动主办方较起真来,取消我们的评奖资格,我们也无话可说。

一天晚上,一个快递被送到了家,我和妻子拆开后,发现正是那个心心念念的高档 “学习护眼灯”。儿子看到新灯,显得十分开心,连忙将它安装在了学习桌上。我和妻子看着儿子忙前忙后,不由得互相苦笑,丝毫没有预想中的开心喜悦。

来源:网易人间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