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房子这个事啊,真的是一座大山

流氓大叔2024-01-19 11:01:52好文分享

房子这个事啊,真的是一座大山

@Summer 最聪明:房子这个事啊,真的是一座大山。

我爷爷是浙江人,以前是海边的大家族,后来因为后代打牌赌博败家了。我爷爷是家里小儿子,他懂事的时候,家已经败了。他被放在庙里长大,给地主放牛。等到十三四岁就去参军了。参军那天发了衣服的那天,他把自己衣服洗洗干净叠整齐又给寄回浙江老家了。他从朝鲜后方战场复员的时候,分配来河南,自己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养大了三个孩子。

他从我爸小时候,和我小时候就一直给我们灌输这么个概念:

第一,我从家里走的时候,没带走一针一线。

第二,将来你们各自长大成家,家里能给你几个就给你几个,给不了的你们也别委屈。

我爸比我爷也差点,从家里带走了一小箱衣服,其他没有。

我比我爸再差点,除了衣服,我还从家里带走了点首付。

当初我要的这点首付对我爸来说看不到眼里,他还能再多给好几倍,本来说让我们全款买但我没要。因为当时既然已经决定嫁给我老公了,我跟他说,你家出多少我家出多少,咱两家首付五五开,房贷一起还,谁也别吃亏,没有谁嫁谁谁娶谁那一说,共同建立一个家,你家出的多,我家就出的多,那咱俩住好点,你家出不了多少我家反正也跟你出一样多,咱俩住小点。住大点宽敞,住小点房贷压力小。各有利弊。

从此以后,我没再问我父母要过一分钱,当然这已经足够啃老了。

结果就是我们拿房价 + 税 + 中介费 240 万的总价格,买了个建筑面积 36 平的小房子,实用面积也就 30 平吧,柜子家具一放,能下脚的地方只有 10 平了。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住过这么小这么破的房子。我奶奶家筒子楼,还有 60 平了,不带厕所,比这强得多。

后来我爸在我怀孕的时候来看我,真的揣着卡又来了。他背着我出去中介问了一圈,他就一个要求,要全款买房,因为他总觉得我老公哪天就失业了,我们俩的现金流收入撑不起这么高的杠杆。结果发现原来他那点钱全款在上海啥也不是啊,只能再买一个比我这大不了多少的老破小!

在他从中介出来,正对我们这市区里的破房子以及堪忧的生活质量地铁老头脸时,在他在海鲜店里给我买鱼时看见一个说着上海话的四五十岁的(对他来说)不算老的年轻人买虾,挑拣时,活虾有一只蹦到地上,他用脚轻轻踩住,又买了 6 只虾让老板称好后自己偷偷从鞋底抠出那只虾,仿佛占了大便宜开心地走了。

我爸看完后觉得这个地方不能待,如果住在这里,四五十岁,本地人,按道理不愁房子,正该是收入最高的人生巅峰时刻的人,过一辈子,就这个格局?那还是拉倒吧。

于是他就回老家转脸就买了闹市区新开盘的花园洋房。买完他就一个字:爽!

这还怕孩子住不上大房子吗?

从此以后就开始乐此不疲地给我发他的装修视频。

我看一次就怀疑一次人生。

我看一次就挣扎一次未来。

我看一次就要上淘宝上看看那种一两千块的电动的大人都能坐的玩具奔驰车,准备买给孩子将来 3 岁用来在他姥爷院子里练倒库。

但是现在上海这个小房子是真的不够住了,租的话就是前面我说的那个现状,卖也卖不动,按笋盘卖了孩子的户口没地方放。申请的市筹公租房排到 2025 或者 2026 年。区筹公租房房租跟市面差不多租价。

说不想孩子是假的,不想把孩子放身边是假的,说觉得老家因为大就绝对比这里好是假的,真实的原因是无能为力。不啃老或仅仅适度地啃老,又想在大城市立足,结果就是抬头看天低头看地、放眼望去的无能为力。

想要把孩子放身边,享受自己的那份天伦之乐,就意味着不仅要啃着父母的身体,啃着父母的时间,啃着父母的自由,根据周围人的经验,如果父母看不下去你的艰难生活了,很可能还会再主动被你啃点钱。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我追求我的事业,不忍拖着全家来陪着坐牢,那有缺憾,我自己来承受就行了。

我现在毫不在乎孩子根本不认识我,不会喊我妈妈(他会出于本能喊我妈 “妈妈”),将来是不是跟我亲,再返回我身边是不是听我的教育,这是我做母亲缺位又没本事都带在身边,应得的报应。

我能做的就是尽量逻辑自洽。我配得到什么,不配得到什么,我都认了。

逻辑自洽的最好用法宝就是逃避问题。睁开眼别想房子房子房子,晚上累了合上眼,别想孩子孩子孩子就行了。

我不偷不抢不传销,每 6 天还上一个夜班,利国利民的,挣不到钱不是我的错。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