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流氓大叔2024-01-20 11:38:56好文分享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1张

商业之外,游戏里,亦有几代人的青春记忆。

面庞并不年轻的封枫,是一名 80 后游戏爱好者。他早年间在网吧里,“打打杀杀” 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然而,时光匆匆中,封枫经常会在恍惚间,想起很多年前,他在网吧里玩的游戏,比如《传奇》。这款游戏是 70 后、80 后的至爱之一。

在这个网络游戏里,会有同行者变成朋友,会有胜利感和荣耀感,会有行走江湖的潇洒感。“有太多的感情在里面了。” 在向「市界」提及《传奇》时,封枫叹了好几口气。令封枫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十年前,陈天桥抛弃了《传奇》,也抛弃了他们这些玩家。“

陈天桥是盛大网络的创始人。他在 2001 年,也就是盛大网络成立两年后,拿下韩国网游《传奇》的中国代理权。这个游戏在 2003 年爆火,注册人数接近一亿。可以说,大赚特赚的《传奇》,是盛大网络 2004 年上市成功,陈天桥 2004 年变成最年轻首富的大功臣。

然而,陈天桥不止一次说,“《传奇》是个烂游戏。” 在封枫看来,这种潜意识里对《传奇》的定性,是陈天桥在 2014 年,清空盛大游戏,进而抽身离去的诱因之一。陈天桥有陈天桥的决绝。任枫们有他们的留恋,比如对《传奇》的深切怀念,它是他们青葱岁月的同行者。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2张

《传奇》玩家留在了回忆里,而陈天桥早已经开启新的事业篇章。这也使得这位前首富,即便是隐身十年之久,他的财富也还在悄悄膨胀。

2023 年,陈天桥夫妇以 530 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 77 名,排名同比提升十个位次,比碧桂园杨惠妍家族、万达王健林家族、合生朱孟依等国内老牌地产家族身家都高。不仅如此,2024 年 1 月中旬,有媒体曝出,陈天桥还成了美国的大地主。这个前游戏大佬,在大起大落后,是怎么做到持续造富的?

01、从王者到 “造王者”

其实,在清空盛大游戏(盛大网络分拆出来的公司)之前,陈天桥就积累了巨量财富。

2004 年,陈天桥以将近百亿的身家,成为中国最年轻首富。彼时,不同于其他富豪盘根错节的商业版图,他手下只有专注于网络游戏的盛大网络一家公司。这其中,网游《传奇》所带来的营收,功不可没。

随后的十年,盛大游戏业务风生水起中,三十来岁的陈天桥,常年霸屏富豪榜。2014 年,是陈天桥的人生转折点。这一年,电视盒子等多元化业务屡战屡败,游戏业务让盛大背负 “精神鸦片” 骂名,得了严重焦虑症的陈天桥,决定远离江湖的是是非非。

他出售了很多优质资产,其中包括游戏对战平台浩方、盛大游戏等。陈天桥通过套现,大赚了几笔。如盛大文学的初始投资仅有 2000 万元,陈天桥转手卖给腾讯赚了 25 倍;浙江传媒花了 31.8 亿元买下边锋,陈天桥赚了 18 倍。2015 年,胡润研究院数据显示,陈天桥、雒芊芊夫妇套现 62 亿元。

当然,这并不是陈天桥财富膨胀的唯一原因。2014 年,辞去盛大游戏所有职务后,陈天桥带领盛大开始全面转型。盛大加码早从 2009 年就开始布局的投资生意。盛大中国通过盛大天地资产管理公司,以及盛大资本进行投资运作。早年间,盛大投资版图分为四大块:文娱和金融行业、产业投资、不动产投资、对冲基金。

文娱产业方面,盛大曾成为酷 6 的绝对控股股东,给了格瓦拉生活网 200 万元天使投资….. 产业投资方面,以盛大集中关注的互联网金融为例,网贷天眼、爱钱帮、微贷网等 20 余家企业的股东名单中,都有盛大的身影。

在房地产投资方面,陈天桥侧重于国内外科创类园区,以及商务办公楼资产投资与运营管理,业务覆盖中国上海、美国硅谷、日本东京等地区,管理园区总面积近百万平方米,资产估值近百亿。在投资市场的攻城略地,使得陈天桥身价倍增。

2015 年 1 月,《胡润点金圣手榜》发布 VC/PE 投资人财富排名,陈天桥位列第二,仅次于复兴郭广昌,就连高瓴资本张磊、红杉资本沈南鹏等人,也排在陈天桥之后。2016 年的胡润百富榜上,陈天桥、雒芊芊夫妇,以 230 亿财富排名第 81 位。

陈天桥的投资触角,不仅仅局限于国内。2017 年开始,盛大先后成为美国三家上市公司的单一最大股东。这三年公司分别为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美盛集团、P2P “鼻祖” Lending Club,以及美国社区医院集团 Community Health Systems。与此同时,陈天桥也购买了不少不动产。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3张

2015 年陈天桥斥资 8500 万美元,从美国住宅抵押贷款公司富达国民金融,购得美国俄勒冈州 19.8 万英亩(约 8 亿平方米)的林地,由此成为 “美国大地主”。2018 年,他和雒芊芊斥资 3900 万美元,又买下了曼哈顿东 69 街的范德・比尔特大厦。2021 年,位于洛杉矶郊区的西利・穆德庄园,也被两人以 2500 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近些年来,盛大的投资领域又进行了调整。

「市界」从盛大中国官网看到,这家公司如今的定位是科创产业发展平台,聚焦行业为半导体、互联网金融、高端制造业、TMT、互联网 +。这些年来,盛大的投资重心几经变化,从官网数据显示,过去 20 年来,盛大资本累计投资 156 个创新创业项目,年化投资收益超过 40%。其中,不乏钛媒体、i 黑马网、暴走漫画、墨迹天气等众多明星项目。

投资这些项目,陈天桥挣了多少钱?目前并没有一个明晰的数据。但从公开信息来看,有一点可以肯定:光上市公司,陈天桥就投中了七家。除了大家熟知的盛大游戏外,他投资的创业黑马、游戏多、e 家洁、新创未来、威锋科技、微贷网六家公司最终都在交易所敲钟上市。

在时间的悄然流逝当中,陈天桥完成了他的角色转换:从 “可以做 King(王者)”,到 “King-maker(塑造王者的人)”。对于投资的这些事,陈天桥有自己的想法。他曾说,更喜欢通过资本的方式,通过战略资源的支持,帮助企业家、创业家获得成功,而并不是简单的给创业者一笔钱。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4张

除了关注大规模及具有长期可持续增长潜力的行业,尤其创新型业务模式的先行者及领头羊企业外,陈天桥秉持 “只买好的,不买贵的” 的投资理念,将低价接盘坚持到最后。以陈天桥投资的宜搜科技为例。早在 2011 年,陈天桥就以 2000 万美元,买下这家公司 6.27% 的股份。

尽管迄今为止,宜搜科技在香港上市一事仍悬而未决,但陈天桥并没有减持这家公司一股。陈天桥说,作为一个投资企业,必须让自己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不能让盛大成为被投方的竞争对手。“要让每一个被投资者,感到盛大是一个无私的、真正和他们站在一起的投资者。”

这跟陈天桥对 “盛斗士”、《传奇》玩家们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02、游戏大佬的盛大往事

陈天桥 “甩掉” 的盛大体系里,还有当年很多跟自己一起挥泪洒汗的 “盛斗士” 们。所谓盛斗士,这是由盛大老员工为主体成立的一个组织。最开始是连接了那些因为盛大主动撤离互联网市场,而散落江湖的老员工,但后来这个范围,逐渐扩大到曾在盛大呆过的人。巅峰时刻的盛大,三大上市公司中,有三万名员工,追随 “桥哥” 陈天桥。

有人如此形容这场分手:就像一位突然谢幕的将军,抛弃他的士兵毅然离去,留下了一群群落寞的身影,怅然若失。从某种程度上看,这种情感,《传奇》玩家们感同身受。作为 “盛斗士” 的代表,盛大游戏第一代产品经理从真,曾在 2017 年对媒体倾诉道,我们很多人心里是憋着一股气的。如果盛大没了,我们那段青春就没了。“我们本来是中国最有前途的互联网公司。”

回溯盛大的过往,从真说的并不夸张。陈天桥成为中国最年轻首富的 2004 年,万达王健林还在跑工程批文,马云还在构建阿里王国。盛大作为第一代互联网企业,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某一年,马化腾为了学习网游经验,曾带领团队亲自前往盛大拜访陈天桥。除了让网游《传奇》在中国创造奇迹外,陈天桥还做了一件大多数不能理解的大事。

陈天桥想打造一个集影视、游戏、音乐等为一体的 “网络迪士尼”。为此,2005 年他推出了盛大盒子。盛大盒子的本质是内容 + 智能硬件,也就是后来小米、乐视所干的事。为了构建这个电子娱乐中心,陈天桥还搞出了一个盛大文学。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5张

盛大文学的雏形,是从 2004 年盛大以 200 万美元价格买下的 “起点中文网” 开始建立的。后来,盛大还相继收购了榕树下、晋江等一系列在线小说网站,并于 2008 年宣布成立盛大文学。盛大文学一度令陈天桥引以为傲。除了付费阅读外,版权出让以及衍生品收入,成为盛大文学内容变现的重要途径。

那几年市面上最有影响力的小说、网文,大部分出自盛大文学。《鬼吹灯》、《甄嬛传》、《步步惊心》等红极一时的电视剧、电影,都是由盛大文学上的小说、网文改编而成。在陈天桥的最初设想中,盛大文学能够给盛大的游戏研发提供内容支持,巩固网络游戏的市场地位。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在当时,游戏对于盛大的重要性,就像如今的搜索之于百度,社交之于腾讯,电商之于阿里。陈天桥对于游戏的态度是明确的,他不止一次说,《传奇》是个烂游戏,盛大是个好公司。荒于深耕游戏的盛大,在面对腾讯、网易的竞争中,地位日渐衰落。

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梦,终究还是没能走通。盛大盒子生不逢时:6850 元的高昂价格,即便放在现在也异常昂贵。更何况,当时的网络宽带安装条件,也无法支撑大流量的视频播放。再加上,2006 年 4 月 12 日,《广电总局关于叫停 IPTV 的通知》让盛大的盛大盒子就这样无疾而终。

另一边,尽管巅峰时刻的盛大文学,旗下网站总共占据网络文学市场超 70% 的份额,但其中占据最大的份额的,是最早被收购的起点中文网。偏偏起点中文网的团队,与盛大之间一直面和心不和。以收费政策为例,起点中文网创始人、时任盛大文学总裁的吴文辉,始终是收费的坚定支持者,而陈天桥希望开启对免费阅读的尝试。

尽管在陈天桥亲自力压下,免费阅读模式得以执行,但双方之间诸如此类的矛盾,并没有得到彻底的化解,反而愈演愈烈。直到 2013 年,盛大文学迎来了人事大震荡。吴文辉和盛大文学 CEO 候小强的一场争斗,最终以吴文辉带领起点中文网的核心团队加入腾讯而告终。此后不久,陈天桥支持的侯小强,也在当年年底离职。至此,盛大文学,并没有像陈天桥预想的那样,用文字全身心地助力盛大游戏,不断巩固盛大游戏地位。

盛大文学的大厦将倾。这一年,盛大游戏的净利润,相比 2012 年同期,已经是负增长了。各种压力铺面而来中,陈天桥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他再也无心在互联网,尤其是游戏领域恋战。2014 年 9 月,盛大游戏股权发生变动,盛大变成盛大游戏的第三大股东。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6张

▲(陈天桥)

11 月,腾讯收购了盛大文学。同样是在 11 月,陈天桥售出了他所持有的盛大游戏的全部股权,并正式卸任董事长一职,逐渐淡出大众视野。至此,一代互联网大佬的时代结束了。

很多人都曾复盘过陈天桥成功与失败的原因。他初期的成功当然跟他个人的素质有关。比如陈天桥过人的眼光,较强的风险承担能力,以及对运营模式的创新。然而,盛大对游戏产品的设计定位出现偏差,研发能力上不足,被其短期的成功所掩盖。以至于其他竞争对手摸清了盛大赚钱的模式后,可以迅速拷贝。

与此同时,“盛大又无法通过优质产品创造较高的市场准入条件和市场壁垒,垄断优势必然慢慢失去。用户资源也不能很好的被储备,用户在盛大的生态当中更是割裂的。” 一名业内人士如此总结道,至于 “网络迪士尼”,它太超前了。那个时代那个条件下,这项业务是难以成功的。

03、陈天桥和 “盛斗士们”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第一代互联网企业,盛大为中国创新企业,培养了大批优秀骨干。据钛媒体报道,仅腾讯、阿里、百度等企业中,担任中高层职位的,就曾超过 4000 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盛大集团 CFO 张勇,他后来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任阿里巴巴集团 CEO。没有去 BAT 的盛斗士们,则散落天涯。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7张

▲(张勇)

盛斗士团长凌海,2012 年离开盛大后,短暂做过一个语音社区后,于 2015 年成立了 H5 游戏公司蝴蝶互动。盛大云公司和创新研究院的核心团队,曾延伸出来不少技术公司。比如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正是盛大安全负责人、盛大云的创立者季昕华。

优刻得是季昕华在 2012 年离开盛大后成立的。这家公司 2020 年于科创板上市,是中国云计算第一股。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2012 年离开盛大后,与另三名合伙人创立了丰厚资本。其中一位合伙人,是 2004 年从盛大离开的岳弢。这些年,丰厚资本投资了包括疯狂老师、世界高铁网等在内的 80 多个项目。陈天桥的弟弟,盛大二手把陈大年,则亲自担纲做了 WiFi 万能钥匙。

陈天桥对这些盛斗士,或多或少产生了影响。季昕华曾对媒体总结了陈天桥在企业经营上,给他的三个启发:开放、成就他人;战略方向看得远;游戏式管理。丛真则说,“在桥哥这里,我学到的是,选择自己最适合的角色和定位,然后果断行动。”

盛斗士们对盛大是有感情的。凌海在 2012 年组织了一个圣斗士 party,有 800 人来到了现场。加入这个组织的就有 2000 人。2017 年,凌海再开盛斗士大会时,现场来了 2000 人。然而,昨日之日不可留,十年青丝转白头。在这个 2000 人的饭局上,满头白发的陈天桥,首次通过视频连线公开亮相。

他充满愧疚地对盛斗士们说,盛大系创业者发展没有 BAT 好,原因是盛大已经没有营业了,不能给大家流量上的支撑。不管陈天桥承不承认,盛斗士们对他也是有感情的。即便在不少盛斗士看来,陈天桥身上也有不少槽点。比如他以自负、骄傲闻名。

陈天桥曾多次表示,华尔街不懂他的战略,他不屑于迎合。如果有人挑战他的想法,最后结果要么是被说服,要么离开。这也导致于很多人对陈天桥思路的绝对服从。

当陈天桥当年所走的路,一一被其他企业走通后,凌海更得出一个结论,” 桥哥做的决定,一定都是对的。” 这也成为盛斗士们,回味过去辉煌岁月的主要原因。他们与《传奇》玩家们一样,也有耿耿于怀的点:明明盛大没有那么不堪,陈天桥却选择了不断地撤退。

盛斗士们的遗憾,要怎么去圆满?有盛斗士多年前就曾对媒体说,如果陈天桥再振臂一呼,大家都会回来的。陈天桥会回来吗?答案是大概率不会。因为,在公开场合,陈天桥多次说过这样的话,“自己从来没离开过,或者说从来没有离开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只是从来不想重复已经做过的事情。”

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是游戏也好,“网络迪士尼” 也罢,陈天桥是不想 “往回走” 的,他一心只想 “往前看”。

从现实情况看,身体抱恙的陈天桥,已经不适合再领军前线开创疆域了。“领一个几十人的团队,做一个好的投资人,做一个对新一代创业者的辅导人,是他的最优选择。” 一名互联网从业者告诉「市界」。陈天桥热爱的,大抵还是投资领域。更准确的说,从现阶段来看,陈天桥是热爱投资生命科学。

隐身十年,中国前首富身价飙至 530 亿  第8张

自从盛大转型投资以来,陈天桥 60%-70% 的时间,都投入到了脑科学上。他丝毫不掩饰对这一领域的热爱与兴奋。「市界」不完全统计,2016 开始,陈天桥分别宣布在美国、中国学界,投入 70 亿元、15 亿元,支持脑科学研究。除了在学界捐助外,陈天桥还投资了不少包含脑科学,以及医疗健康领域的公司。据易简财经统计,上海盛大近 3 年投资的企业有 9 家,以医疗健康领域为主,参与融资轮次多在 A 轮前。

陈天桥颇为青睐的是脑虎科技。这是国内一家侵入式脑机接口公司,陈天桥从天使轮到 Pre-A 轮、A 轮融资,都有参与其中。对于 “AI + 脑科学”,这个前中国首富说,“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不过,业内认为,在所有基础科学的研究中,脑科学大概算最难评估,也最难投的领域,其不仅投资周期长,投资结果也无法量化。

陈天桥的名字最近一次集中出现,仍然是 2024 年 1 月中旬。他因为拥有美国俄勒冈州拥有 19.8 万英亩的林地,成为美国第二大外籍地主。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2023 年美国耕地的平均价值上涨了 8.1%,自 2020 年以来已上涨了三分之一以上。也由此,外界发现,曾说出 “中国科学缺钱,不关我的事” 的陈天桥,尽管隐去十年之久,财富反而悄悄在膨胀。对于铺天盖地的舆论,陈天桥显得异常安静。

许多年前的陈天桥,对于外界的议论声,他回应得很高调。那是盛大游戏 2009 年上市的当天晚上,陈天桥将 QQ 签名改为 “十年回首,谁人会,登临意”。那一刻,看过这句话的人都知道,陈天桥这是 “独孤求败式” 的感叹。只可惜,十五年后的今天,没有人知道陈天桥在想些什么。

封枫只知道的是:那些年爆肝熬夜通宵,在《传奇》里快意恩仇的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市界」还注意到,盛大资本曾参与投资的格瓦拉电影、虾米音乐等,也已消失在了茫茫的互联网海洋之中了。

(文中封枫为化名。)


图片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