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精简美观,不做大多数!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流氓大叔2024-01-25 15:40:43好文分享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1张

比尔・盖茨曾为自家 Window 系统自带的游戏《扫雷》着迷:至少在 4 年时间里,他执著于打破这款游戏的最高纪录。

马化腾擅长赛车和音游,在音游火爆的时期,他甚至可以和专业玩家竞技;刘炽平是《皇室战争》榜上有名的高手。

传记作者艾萨克森这样评价游戏对于马斯克的意义:在游戏中流连几个小时,既是马斯克发泄情绪(或积蓄能量)的方式,也能够磨炼他的战术技能和商业思维。

作者 | 魏琳华

封面来源 | 雪豹财经社 制图

20 世纪 90 年代的某一天,为了防止自己继续沉迷《扫雷》,比尔・盖茨做出了一个 “重大” 决定 —— 他把游戏从电脑中卸载了。

这样做的后果是,有一天,盖茨突然出现在前微软总裁迈克・霍曼的办公室里,打开原主人的电脑继续玩《扫雷》。那天,他还如愿以偿地达成 “5 秒钟解决一盘初级扫雷” 的新纪录,并为此把同事们喊来霍曼的办公室做见证。

比尔・盖茨不是唯一一位对游戏 “上瘾” 的商界大佬。扎克伯格、马斯克、马化腾、史玉柱等人都是游戏的爱好者。只要坐到电脑前,他们就和我们一样,每个人都是在游戏中体验快乐的玩家。

01

大佬 “沉迷” 游戏往事

将一个圆点、两根竖线组合在一起,1972 年,人类历史上第一款电子游戏《Pong》诞生了。它的发明者是游戏公司 Atari(雅达利)的创始人诺兰・布什内尔。这家公司的员工之一,就是后来的苹果教父乔布斯。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2张

《Pong》的游戏界面

也是在这家公司,老板将开发单机版《Pong》的任务交给了乔布斯。于是,乔布斯邀请了彼时还在惠普工作的程序员沃兹尼亚克(后来成为苹果的联合创始人)一起完成。沃兹尼亚克白天在惠普打工,晚上加班设计,乔布斯负责将芯片布线到电路板上。两人用 4 天时间联手做出了知名的 “打砖块” 游戏。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3张

打砖块游戏

从电子游戏业发展的开端算起,几十年内,科技大佬 “沉迷” 游戏的故事层出不穷。从一盘几分钟的休闲游戏,到精美的 3A 大作,其拥趸中都不乏商业巨子的身影。

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曾为自家 Window 系统自带的游戏《扫雷》着迷。凯尔・奥兰在《扫雷》一书中提到,至少在 4 年时间里,比尔・盖茨执著于打破这款游戏的最快纪录。从他的妻子到微软员工,都认为盖茨 “太过沉迷”。妻子梅琳达曾请求员工不要和他分享扫雷纪录,“比尔有很多重要的决定要做,这不应该占用时间!”

最后,微软产品经理瑞安用一个奇招克制住了盖茨的扫雷瘾 —— 他用软件不断刷新游戏的初始布局,直到碰到地雷布满右下角的特殊轮次,创造出一个 1 秒钟的最高纪录,这才打消了盖茨的执念。

盖茨不是唯一一位爱玩游戏的 CEO。微软现任 CEO 萨提亚・纳德拉喜欢玩《糖果粉碎传奇》和《使命召唤》;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热爱运动,他是实况足球(《FIFA19》)的超级粉丝;B 站董事长兼 CEO 陈睿凌晨转发《塞尔达传说:王国之泪》的发布会视频。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4张

陈睿分享《塞尔达传说》演示视频

穿越时间周期,一些经典游戏往往能引起几代人的共鸣。比如著名 “杀时间” 游戏《文明》,它是第一款基于计算机的经典策略游戏。从 1991 年发行至今,《文明》系列共有六款作品,其中相对知名的是《文明 V》和《文明 VI》。在尝试建立起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伟大文明的过程中,玩家将发动战争、进行外交、促进文化,以及正面对抗历史上的众多统治者。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5张

风靡全球的《文明 VI》

马斯克、扎克伯格、王兴都分享过对这款游戏的喜爱,他们打《文明》的沉迷程度并不亚于其他普通玩家。2013 年,王兴还在饭否上感慨,“越来越意识到小时候玩过的游戏《文明 civilization》对我世界观的影响。”

有人玩游戏只是一时兴趣,有人则成为终身的游戏爱好者。

时至今日,比尔・盖茨早已放下对《扫雷》的执念,扎克伯格却一直是《文明》的忠实玩家。他不仅在哈佛毕业典礼的致辞上提到这款游戏,随时在 Facebook 上分享游玩动态,还晒出教自己 6 岁的女儿体验《文明》的照片。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6张

扎克伯格教自己的女儿玩《文明》

02

玩出来的事业

在养成游戏中,每个选择都将从不同程度上影响虚拟人物的生命轨迹 —— 轻则随机加减属性,重则成为改变命运的转折点。对大佬们来说,游戏又有什么样的意义?

传奇故事中的常见叙事是,游戏爱好成就了大佬们的事业。

一部分人真正走上了制作游戏的创业路:米哈游创始人蔡浩宇和他的团队完成了 “技术宅拯救世界” 的梦想;雷军还在金山时,和酷爱游戏的 “中国第一程序员” 求伯君共同主导了《剑侠情缘》的开发。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7张

蔡浩宇:把兴趣当做事业十分快乐

立项《征途》的种子,萌芽在史玉柱喜欢上《传奇》那一年。彼时,程序员出身的史玉柱发现了《传奇》的游戏漏洞,利用 BUG,他把游戏账号的物资翻倍,也因而 “喜提” 两次封号。“一气之下” 创业后,史玉柱做出了游戏《征途》“给自己玩”,也成就了他的早期商业帝国。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8张

2007 年,巨人网络在美上市

在网易游戏年度发布会上,丁磊说,自己人生最快乐的两件事就是吃饭和打游戏。不过,我们翻阅了丁磊的社交媒体,除了看到他频频为自家游戏产品站台之外,鲜少能够找到他分享其他厂商的游戏。

对于以游戏为事业的企业家来说,“做游戏要会玩游戏” 是基本素养。

在《顺势而为:雷军传》一书中,金山市场和营销副总裁王峰回忆,刚做网游时,雷军白天工作,晚上通宵玩游戏,“哪个游戏最火就玩哪个”。不仅如此,他还把玩游戏的要求给到下属。在《剑侠情缘》上市前,雷军布置了一个硬性指标,每个高层管理者必须在游戏里练成一个 40 级的人物。

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其高层团队中就有不少顶尖游戏玩家。

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曾在公开采访中提到,马化腾擅长赛车和音游,在音游火爆的时期,他甚至可以和专业玩家竞技;腾讯总裁刘炽平和副总裁 Brent Irvin 是《皇室战争》榜上有名的高手,前者是全球 Top 100 玩家,后者则一度成为全球第二;马晓轶自己玩了超过 2500 局《英雄联盟》。“微信之父” 张小龙曾在 2018 年公开课现场对决 “跳一跳”,轻松拿到 967 的高分。张小龙还说,这不是他的最佳水平,最高能打到 6000 多分。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9张

《部落冲突:皇室战争》

如今已然退出游戏赛道的字节跳动,也做过 “体验派”。不打牌、不打游戏、不看光碟的张一鸣,在决心组建游戏团队之后,将打游戏加入了每周五晚上 8 点到 10 点的日程表中。据旁观者点评,在小范围会议上,张一鸣从一个不懂游戏的小白,开始对游戏专用名词如数家珍。

扎克伯格小时候爱打游戏,其中之一就是 PC 游戏《文明》。在 2016 年一场面向年轻人的媒体会上,扎克伯格这样解释自己是如何迈开第一步的,“如果我小时候没有玩过游戏,我绝对不会进入编程领域”。

为马斯克撰写传记的作者艾萨克森这样评价游戏对于马斯克的意义:“在游戏中流连几个小时,既是马斯克发泄情绪(或积蓄能量)的方式,也能够磨炼他的战术技能和商业思维。”

行事张狂的马斯克,向来不吝啬于向大众分享他对游戏的狂热兴趣。在他收购的社交媒体 X 上,能看到他种种关于游戏的分享记录:当众直播《暗黑 4》、要求女友 COS《守望先锋》的天使角色。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10张

马斯克分享前女友 COS 照

03

游戏和人,彼此映照的两面镜子

有时,人的生活态度由游戏塑造;有时,游戏是映照人生态度的镜子。

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在游戏中的一切经历都可能影响玩家对世界的认知。黄仁勋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这样总结英伟达的两个核心价值观:一是承担风险的忍耐力和从失败中学习的能力;二是做到 “理智诚实”(intellectual honesty),人必须直言不讳,尽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能从中吸取教训并迅速调整。

“我从来没有因为错误感到自责,当我尝试某件事但效果不佳时,我会回去再试一次。” 黄仁勋说,“当你玩游戏时,你总会面对失败。你会一直输、输、输,直到你打败它。这就是游戏的运作方式。”

游戏决策也能呈现人的性格,成为理解复杂人物的一把钥匙。

据《智族 GQ》的一篇报道,陌陌创始人唐岩无论打《帝国时代》还是《四国军棋》,都爱留下自己的胜局记录并反复观看。“但凡在战役中表现突出,就立刻存盘、看录像,不管其他人还要继续下一盘,先欣赏完自个儿的神勇表现再说。”

为了完成《埃隆・马斯克传》,艾萨克森花了两年时间贴身观察马斯克的日常生活。借助游戏,他找到了理解这个疯狂又理性的人的诀窍。“他的紧张、他的专注、他的血性、他的顽固、他的老谋深算,无不倾注于电子游戏中。” 艾萨克森在书中写道。

翻看马斯克的游戏清单,他的博爱和偏好一览无余。马斯克喜欢各种各样的游戏:射击、格斗、竞技…… 但在广泛的爱好中,他格外偏爱策略游戏。

艾萨克森列出了一份马斯克的游戏清单:《上古战争艺术》《强权外交》《文明》《低模之战》《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 从中学时代至今,它们陪伴马克斯成长。

漫游 50 年,商界大佬 “游戏上瘾” 简史  第11张

《低模之战》是马斯克爱玩的策略游戏之一

说不清是天赋异禀还是后天使然,马斯克将人生的技能点加在了策略上,他乐此不疲地学习管理诀窍,又在策略游戏中反复磨练,并以此为乐。他的好友法鲁克说,马斯克总是在软硬兼施的谈判和威胁中让人输得心服口服。

马斯克喜欢把他的人生当成一盘永远不会结束的电子游戏。每当一个人生挑战结束后,他很难忍受风平浪静的状态,总是跃跃欲试地寻找 “下一关”。在特斯拉和 Space X 进展顺利之时,马斯克开始思考做些新的事情,比如,推进和 Twitter 的合作。

“我觉得我一直都是这种状态,要么把筹码再推回牌桌上,要么去打游戏的下一关,总之我不会安于现状。” 马斯克说。

游戏也影响了马斯克对未来的判断。在 2016 年 Code Conference 会议问答环节,有人提出了一个和会议主题完全无关的问题:一个足够先进的文明,它会尝试创造模拟世界吗?

“模拟” 一词尚未说完,马斯克就打断了这个提问的年轻人。他毫不犹豫地认同了 “虚拟世界” 存在的可能性。在他看来,回顾由《Pong》开启的 52 年电子游戏发展史,游戏进步的速度之快,佐证了人类创造模拟世界的可能性。

人们是创造出模拟世界的存在,还是生活在模拟世界的一部分?马斯克认为,后者可能只有几十亿分之一的概率,但我们无法忽视极其微弱的可能性。“要么我们会创造出模拟世界,要么这个文明会不复存在。” 马斯克说。

结语

再宏大的游戏都有边界,决出胜负或是走到剧情的尽头,意味着一局游戏的完结。我们每个人在现实中也都在经历各种 “游戏”:一场考试、一次培训、一笔投资…… 它们都属于 “有限游戏” 的范畴:在设定的边界范围内,有人胜利就宣告着游戏的结束。

如果人生也是一档游戏的话,它以延续游戏为目的,每个玩家都希望让这个游戏一直玩下去,期间经历的所有输赢都不过只是一瞬。

正如王兴对《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一书的点评:“只有一个无限游戏,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

来源:雪豹财经社


图片名称